現在在台灣,要想攻擊某項政策,最好的辦法已經不是針對內容找到問題,而是直攻程序問題,將之打上黑箱的標籤,即可義正辭嚴的加以批駁。

三一八學運吵了半天,最後也只能在張慶忠的30秒中找到正當性的落腳點,至於《服貿》的內容以及可能引發的問題,則只能依靠臆想和恐嚇來做蒼白的論述。而更多的參與者,身在現場,聽了那麼多即興演講,卻還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不以為然的媒體也刻意讓他們出醜,紛紛前來採訪運動的參與者,讓他們當眾支支吾吾。

這次所謂的反黑箱課綱真是完美複製了去年三一八學運的場景,媒體也一樣的又來採訪連內容都說不出來的高中生們,在這種情勢下,若還有替反抗者辯解的,那真的只能是立場和黨派之爭了。

當然,事實也本來就如此,看看高中生衝擊教育部的現場就知道,在人數不多的這個場合,高中生屈指可數,更多的是長年就在立法院門前展現存在感的各個獨派團體們。當然,他們會說他們這種行為叫「聲援」,而不是「相互配合」,更不叫「串謀」甚至「慫恿」。

其實,當課綱微調方案剛公布的時候,民間質疑聲浪遠比現在大,大家也認為程序上有很多瑕疵,更何況其內容還跟新世代的認知有明顯落差,但是,隨著高中生的舉動愈來愈出格,愈來愈不符合比例原則,加上民進黨愈來愈露骨地表達支持,很多人反而不再輕易表達質疑,畢竟對大多數人來說,被特定政黨利用也不是很光彩的事。

這些年民進黨嫻熟地利用各種社會運動作為側翼,然後強力收割運動成果,早已經成為公開的祕密,其過程中有多少黑箱,已經讓愈來越多的人質疑,這種舉著黑箱打黑箱的策略恐怕也持續不了太久了。

#說不出 #打黑 #高中生 #媒體 #現場 #運動 #黑箱 #民進黨 #三一八學運 #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