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周天觀在臉書上寫:「…這場革命,我必須參與其中,這是我一生最光榮的時刻,我不許任何人破壞,…我已經和政府革命…」,這種豪情壯志我完全可以體會,回想60年前的我,剛好是這個年紀,正就讀南一中高一,那一年我們做了哪些事?

─中午吃完便當後,把課桌椅拼在一起,開始高談闊論天下事,重點大都放在蔣家政權的獨裁。在大人一片噤聲的肅殺氛圍裡,短暫午休時刻的嘴炮,的確給叛逆年紀的小小心靈,帶來相當程度的快感與使命感。

─我們沒有指導老師,後來發現幾位老師都在白色恐怖中失蹤了,自保都來不及,哪敢指導我們?

─我們唯一的啟蒙教材是雷震的《自由中國》半月刊,買一本大家偷偷傳閱。我們沒有政黨支援,唯一的有效合法政黨是會抓我們的國民黨。

─我們絕對不敢讓班導師及訓導主任知道,他們如果知道而不往上報,他們一生的教書生涯就完了,如果往上報,我們的一生就慘了,為師當然不忍,我們也不想為難老師。

小小年紀,當年我一直認為我們正在做一件對的事,我心目中崇拜的偶像是林覺民、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剛好都是國民黨用來洗腦我們的樣板人物,結果把我們洗成明辨是非的小大人。我和周天觀一樣,自許要為台灣的未來努力,但從來都不曾想要問父母到底貢獻了什麼?因為我知道他們養我已經夠辛苦了,而且大人們都聞政治而色變,你還能對父母苛責?

所以,我完全了解這一群同學怒目金剛的萬丈豪情與熱血澎湃的愛國情懷,可是他們有沒有想到(或者是背後指導的大人們有沒有提到):時代不一樣了!情勢不一樣了!目標不一樣了!敵我不一樣了!手段也不一樣了!

在這樣百分百自由的社會,在如此進退失據軟弱無能的政府面前,設定這樣的議題,耍出這樣的招數,怎能算是一條好漢!(作者為前立委)

#國民黨 #周天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