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嘉有線電視三度宣布出嫁,媒體併購這問題又浮上檯面。如同第一次的新郎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及第二次的頂新集團一般,中資問題還是糾葛不休。尤其大選將屆,台聯黨又質疑買家之一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基金具有中資,要求NCC嚴審併購案。另雖仍有質疑併購會影響言論自由的聲音,但相較旺中案掀起的鋪天蓋地反對聲浪,此次實是小巫見大巫。可見中資才是反媒體壟斷的關鍵。

到目前為止,沒有嚴謹的學術論文「成功」的證明媒體併購後會導致言論多樣性的縮減。美國近幾年媒體併購案沒有一件是因為喪失言論自由而被否決的,因為FCC知道要證明言論多樣性和其變化何其困難。反觀台灣,台灣大蔡明忠家族以個人資金併購凱擘,但這幾年有發現明確影響言論之情事嗎?其實台灣電視新聞台有十餘台,各隸屬於不同財團,新聞報導及談話性節目長期以來卻只有藍綠兩種言論,說明了媒體產權與言論多元性間沒有必然的關連性。

故我們對媒體併購應從市場競爭的角度切入。此次遠傳入主中嘉之性質最接近2010年的大富併購凱擘案,同樣是行動電信業者結合有線電視系統,但其量體較小。當年大富併凱擘是電信業的老二併有線電視的老大,而今遠傳併中嘉是電信業老三併有線電視的老二。

同時台灣大當時已有台固有線電視,也經營頻道,比現今遠傳的媒體參進度還高。另近年來新媒體崛起,有線電視市場的占有率也等比例縮減,使得遠傳中嘉之結合對市場的影響小於大富凱擘案。就此而言,因電信與有線電視皆屬私產權,無法逕行要求業者配合政策,故如能利用審議業者併購的機會,以附負擔方式,使業者承諾並履行政府政策,或能快速達標。

NCC核准大富凱擘併購案的附負擔之一就是實踐有線電視數位匯流時程之承諾。其旗下南天有線電視是全台最早達到全數位化的系統台,也帶動其他業者急起直追,使得整體有線電視數位化的比率已達82%,不可不謂併購與產業發展間衡平的功勞。

4年前反媒體壟斷運動的發起人黃國昌,又趁此時質疑是國民黨黑手阻攔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的通過。事實上交通委員會於102年6月間審查此案後送朝野協商,就再也沒排上議程了。

NCC所提法案中,第17至22條涵蓋禁制無線廣播、無線電視、有線電視、衛星頻道、紙媒等6種結合的排列組合,其中又有各項市占率門檻,形同鋪天蓋地畫紅線,企圖把媒體社區化、極小化。朝野政黨都知道把媒體越切越小不符經濟效益,只會讓本土媒體越難生存,藍綠皆然。

所以當反媒體壟斷聲浪逐漸消褪,不再占據媒體版面,泛綠政治人物既已對選民有所交代,也就不再堅持到底了。這就是為什麼反媒體壟斷運動曇花一現,只成了新一代政治人物躍上舞台的跳板。(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有線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