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尊站立著的羊男,目光悲傷地朝向遠方;一尊赤裸的女性身軀,項上卻是一顆雄鹿頭和鹿角,腰間還綴有龜殼鱗片;一隻有著天真童顏的小犀牛穿著小公主服裝,睡得香甜。這些由藝術家黃贊倫創造出來的人與動物混種,藉以探討人與動物之間,以及生物混種的倫理問題。

自從人類成功複製出桃莉羊後,非自然生產、由人工複製而成的物種,已非遙不可及的夢想,「但脫離自然,是下一個世代面對的倫理問題」,黃贊倫現於金車藝術空間舉辦個展「流變為動物II—怪物」,展出近年創作「混種」系列之影像、雕塑和平面作品,促使觀眾思索相關議題。

2012年黃贊倫創作出《DAVID—練習者》,為「混種」系列揭開序曲。他利用仿皮草、機件、玻璃纖維,打造出一尊具有真實膚感的「羊男」,令人感覺羊男是有溫度的血肉之軀。他還為羊男打造一個獨立空間,讓他站立其中,然而,羊男卻持續以頭敲擊眼前的透明壓克力牆,彷如禁臠。

羊男是西方神話角色,是農業、大自然的守護神,取名《DAVID—練習者》,「意思就是他要練習怎麼當個人」,至於頭不斷撞擊的行為,「敲破了,他就自由了,但他就是撞不破」,黃贊倫問到,「人類若創造出具有智慧的生命體,他們是否情願接受人類賦予他們的姿態或責任。」鹿頭女體的《安妮》口中套著沒有接上氧氣管的人工急救呼吸袋,不停大口喘氣,吸吐的都是自己的二氧化碳,像是抗議行為。

《安妮》的造型靈感來自中藥材「龜鹿二仙膠」,以龜板和鹿角為主要原料,傳聞可治百病,但為了獲取藥材,得汲取鹿龜的生命。同樣被視為珍貴藥材和權力象徵的犀牛角,也導致犀牛數量銳減。

黃贊倫1979年生於宜蘭,高中就讀蘇澳海事學校輪機科,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大學曾休學兩年出海跑船,自承和動物相處比人容易,黃贊倫長期關注動物議題,「動物比人親切善良,人是霸權的生物」,這次個展至9月5日結束,黃贊倫舉辦義賣活動,所得捐給野生動物急救站。

#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