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媒體報導,有近萬名大陸留學生因表現太差被國外學校開除,少數頑劣分子甚至涉及鬥毆、綁架、吸毒、傷人致死的案件,嚴重傷害中國留學生的傳統形象。中國大陸自從1978年底送出首批留美學生,迄今已有150萬名「海歸派」學者挾著專業知識、先進技術、民主思潮與更為寬廣的世界觀回到中土,為崛起中的祖國注入養分、提供動能,因而備受寵遇,也使得「出國鍍金」成為萬千莘莘學子與家長們共同的熱切願望。如今,大陸每年出國進修人數高達45萬,2014年光是美國校園裡就有27萬中國學生。人一多,難免暴露出良莠不齊、龍蛇混雜的現象。

台灣學生出國深造比對岸早了20餘年。當初,校園裡流行兩句順口溜:「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說明「做台大人」和「留學美國」都是年輕人脫胎換骨、出人頭地的最佳途徑;而政府也善於運用學成歸國的高素質人力,結合配套政策與外來資金、技術以提升教育水準,推動產業升級,造就出台灣政經社會的豐碩成果。不過,近幾年的留學熱度已不若以往,主要是由於國內碩、博士班招生名額增加,而外國名校入學錄取率降低,加上就業市場的變化使社會新鮮人不再以取得高等學位為進入職場的首要條件;還有一個讓上一代人憂心的原因,則是現在的年輕人缺乏旺盛企圖心,普遍耽於安逸的生活方式。

近代中國學生留洋始於滿清末葉的的容閎,他於1847年赴美入耶魯大學進修,返國後不但成為傑出的社會改革者,還因多次向曾國藩和李鴻章提出「留學計畫」,促成清廷於1872年派遣幼童出國研習富國強兵之道。值得一提的是,首批赴美的120名「小留學生」泰半以最優異的成績進入美國一流學府,嗣後回到中國,也都在政府外交、工礦、鐵路、電郵等部門扮演除舊創新的重要角色;民國8年的「五四運動」則啟發了近代史上第二波留學風潮,當時的青年學人迫於軍閥割據、列強環伺的動亂局勢,乃深入探索國家的命運和出路,並重新思辯西方民主觀的真正價值;1978年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伊始,早年曾赴法國「勤工儉學」的鄧小平倡議增大留學生數量,因為「這是快見成效,提高國家水平的重要方法」。一言九鼎的小平同志帶頭吹響了新中國留學政策的號角。

與動盪國運密不可分

一個多世紀以來,負笈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一直與動盪的國運密不可分,每能在風雨飄搖之際,投入救亡圖存的行列,或挺身聲援自己所從出的社會,適時發揮振衰起敝的作用。

1970年代,我就讀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正值聯合國通過「排我納共」案,各友邦紛紛與台灣斷交,一時之間海內外人心惶惶,全美各地的台灣留學生乃在校園裡掀起「反共愛國運動」,積極爭取當地社會及僑學界人士對中華民國的支持;同在明州的家兄趙寧與趙靖決定創辦一份留學生刊物以廣宣傳,哪怕只能發出一丁點微小的聲音,也要克盡一份書生報國的心力;新雜誌定名為「怡報」,取其「身處海外,心繫台灣」的寓意。趙寧自兼總編輯,在封面上引用周櫟園《書影》中那段佛經故事以自勵,上面寫著:「昔有鸚鵡飛集陀山,乃山中大火,鸚鵡遙見,入水濡羽,飛而灑之。天神言:爾雖有志意,何足云也?對曰:嘗僑居是山,不忍見耳!天神嘉感,即為滅火。」就是這篇發刊詞招來了一批義工,大家胼手胝足地為「怡報」催生。

40年光陰忽忽而過,如今兩岸之間硝煙盡去,台美關係也步入新局,小小「怡報」早已無聲無息地淹沒在大時代的洪流裡,而異鄉遊子的熱血與激情仍然鮮活在記憶深處。

(作者為中華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前新聞局局長)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