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分除了強颱杜鵑留下17級陣風紀錄外,就屬兩位財經巨頭張盛和、彭淮南前後表態:退休金沉重負擔,國家財政困難,年金改革刻不容緩。彭總裁並強調應調降高所得者替代率,但保障低收入或弱勢族群生活。這是2012年底火熱話題,但至今改革法案仍擱置在立法院冰櫃裡,無人想處理。無論如何改、何時改,財務破產問題都存在,改革勢在必行,但年金改革的意義、方向,都須清楚明白。

今日勞工退休年齡60~65歲,全國實質平均薪資4.4萬不如16年前水準;勞工約900萬人,勞保潛藏負債8.1兆。反觀軍公教退休年齡50~55歲間,平均薪資7萬元,還有其他誘人的福利,公教人員不到百萬人,卻造就退撫新舊制潛藏負債8.3兆。

如今形成階級對立,軍公教退撫面臨三大不得不改的狀況:一、不符核心價值觀,各國皆以6~7成所得替代率以維護退休後生活。二、與政府政策矛盾,人口老化趨勢下,政府不斷鼓勵勞工延後退休,軍公教退休年齡顯然太早。三、財政短絀窘境,政府每年須編列龐大預算支付退撫、18趴…,已超過國家財政負擔能力。

張盛和部長自爆老婆退休反而領更多,國家不倒才怪。而勞工60幾歲退休月領1.4萬代表什麼意義?是幾近103年最低生活水準。這與軍公教50幾歲退休領幾乎100%所得,還有機會另尋工作第二春,意義截然不同。勞保只代表基本保障;相較於廣大勞工,掌握國家機器者,給予軍公教如此優渥福利,代表著「相對剝奪」,已非國民所能忍受負擔。

雖然兩黨總統候選人宣稱致力於年金改革,「永續」是年金改革共同目標,但實質意義有天壤之別。勞保、軍公教退撫四大基金在15年內都將陸續面臨破產危機,第一顆炸彈極可能將在下一總統任期內引爆。軍公教年金,幾乎等同於政治改革,要革除的其實是「法律掩護的集體剝奪、不公平制度」,而非技術層面問題。面臨既得者利益與選票,它需要的是政治人物的決心與勇氣。

勞保退休金是長期制度,面臨人口老化、財政困難無可避免趨勢,它已來到一歷史拐彎點。勞保也有其不適當處,但其較多技術面革新;制度問題會逐一浮現,所不同的是政府過去皆以短期心態處理或做為選舉工具。欠缺長期配套相關考量,今日面臨的是破產前「如何讓制度永續經營下去」。

#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