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時,正好教宗方濟各也訪美。兩人沒有見面。最接近的一刻是9月24日下午,教宗離開華府近郊的安德魯聯合基地飛往紐約;1個多小時後,習近平的專機在同一個機場降落。就像美國媒體所說,機場工作人員早已準備好「捲起紅地毯,接著重鋪紅地毯」。

兩人有不少相似之處,教宗是神父;習近平的稱號之一是「習大大」,在某些地區,「大大」是「爸爸」之意。教宗是全球10餘億信徒的精神領袖,習是10餘億中國人民的最高領導。兩人都由很小範圍的一群人推舉產生,在年輕時都經歷過基層磨鍊。教宗至為關注第三世界遭受的種種苦難,習近平強調永遠與發展中國家站在一起。

兩人都在金秋季節到了華府,但是美國媒體給予的待遇有天壤之別。教宗的飛機降落時,電子媒體全面實況轉播。習抵達時,美國的電子媒體也大舉出動,但轉播的是教宗飛抵紐約、教宗轉搭直升機進入曼哈坦、教宗在紐約向群眾揮手、教宗到聖巴特里爵主教座堂主持彌撒等。

25日上午,歐巴馬在白宮以全軍禮正式歡迎習,電視台轉播的寥寥無幾,完全不能與23日轉播歡迎教宗儀式的陣仗相比。最過分的是中午的歐習聯合記者會,美國電視台轉播的家數不少,可是到了中途,全部停播,改播眾議院議長貝納的辭職記者會,沒有一家例外。

媒體監督機構MediaMiser統計,9月25日前後1個月,美國的推特有關習近平計10萬7千則;教宗的則是76萬5千則。電視報導的時間,教宗是習近平的25倍。

何其不公!習近平帶來的訂單超過美金380億元(台幣逾1兆元),教宗帶來了幾元?習近平背後是全球數量最龐大的武裝部隊,梵諦岡的官兵有幾員?然而,不論在華府、紐約、費城,教宗所到之處萬人空巷,真的是「滿城爭說方濟各」;對應的則是美國媒體「滿篇爭批習近平」。

美媒批的,除了網絡駭客、南海爭議、經貿不公,還有人權。偏偏對於「人」,習與教宗呈現鮮明對比。

教宗接受群眾沿道致意時,臨時停車,為的是5歲女孩克魯茲遞交請願書,為非法移民的不可知命運請命。教宗擁抱她,親吻她,接下請願信,傳為佳話。習近平的座車也曾臨時停車,是被「截停」,來自大陸的訪民為了非法拆屋之冤屈而請願,逼得習的座車緊急剎車。訪民其實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前已陳情多次,一直未獲理睬,只得仿傚封建年代的「攔轎喊冤」。

教宗的主要行程之一是探視遊民,關懷那些社會最底層的、最需要關愛的人。習近平最受矚目的行程則是與頂尖企業的領導人座談,以及宣布美金380億元的訂單。兩人何其不同,令人想起聖經上的「財主與乞丐拉撒路」的故事。

也許本來就不該把世俗國家的領導人與宗教世界的領導人相提並論。世俗的一切都將過去,而且能不能得手尚未可知;宗教追求的則是永恆的價值,常在一念之間,不待外求,瞬間即是永恆。習近平的中國夢,正待努力以實現;教宗信仰的永生,已蒙恩主賜下,相信基督即可擁有,早已不是夢想,不需努力以求。

當年東歐國家施行專制獨裁,但尚有宗教信仰等傳統,知道人最終要面對造物主,人間至高的領袖在上帝面前終究要謙卑;中國大陸的最高信仰則是共產主義,一切服從黨的領導,在虛無主義中認定上帝已死,施政一無所懼。這是教宗與習的根本差異。

有「中國的耶路撒冷」美譽的溫州,位在習近平曾經主政的浙江,這兩年遭到當局強力拆除十字架之厄運。信徒為捍衛信仰,在現場高舉「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依然不敵公權力的重型機具。同樣面對十字架,兩者差異何其大。

#習近平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