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總理李克強、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南韓總統朴槿惠日昨在南韓首爾舉行第六次高峰會議,共同發表「東北亞和平合作聯合宣言」,宣示未來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重啟「六方會談」,同時將加快「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FTA)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談判進程。這項會談是中日間因釣魚台事件和參拜靖國神社等爭議而關係惡化之後,事隔3年半來三方領袖首次舉行的高峰會議,其中關於中日韓FTA和RCEP談判加速進行,備受外界重視。對此發展,台灣除了關注其影響,二個多月後即將產生的國家領導人,尤其應該了解中日韓的戰略思維和企圖心,並思考我國未來在全球區域經濟整合快速發展之下,尋求如何突圍之道,俾能避免被邊緣化的危機。

事實上,建立中日韓FTA的構想早在2000年初就被提出,但一直因為政治和產業保護的考量進展緩慢。直到2010年5月底,三國領導人在韓國舉行第三次峰會時,發表《中日韓合作2020年展望》宣言,決定致力於2012年完成FTA的「官產學聯合研究」。但是自2012年11月份開啟談判以來,雖已經進行8輪談判,卻由於中日釣魚臺主權與《美日安全保障條約》爭議,讓外界並不看好中日韓FTA和RCEP的前景。

然而,由於目前中國對日本的汽車和工具機產品分別徵收25%和9.7%的高關稅,日本亟需透過FTA促使大陸取消關稅,同時中韓FTA將在明年初生效,更讓日本感受到被替代的壓力,因此2014年安倍與習近平在APEC的正式會談中,強調繼續發展中日戰略互惠關係,全力構建政治互信等原則共識,顯示雙方已改採「正視歷史,開闢未來」的務實立場。

被稱為「21世紀世界規則」的TPP達成協議,無疑是促使日本和中國大陸願意擱置爭議「開闢未來」的關鍵。就日本的立場而言,此前簽署之雙邊FTA的自由化率均低於90%,而TPP則高達99%,加上除了稻米零關稅以及牛肉和豬肉的開放之外,也將在知識產權、電子商務、金融服務、國有企業監管、環境保護等廣泛領域,構建區域內的統一規則,這些都使日本經濟體制面臨極大的改變,安倍因而宣稱「TPP是國家百年大計」。凡此必須作出的各項開放承諾,迫使日本不得不正面應對中日韓FTA有關降稅、服務貿易和投資規範配合放寬的要求。

此外,加速RCEP談判,也是日本推動中日韓FTA的戰略考量。根據中國《環球時報》及韓國《每日經濟新聞》的「中日韓經營者調查」,日本企業在面對中國經濟減速時,有54%的經營者表示將「開拓其他新興市場」,有76.4%認為「東南亞是潛力市場」,且有77.3%將東南亞作為海外的重點投資對象。而藉由中日韓FTA加速RCEP的成形,則是協助日本企業佈局東南亞的重要憑藉。

就中國大陸而言,面對自身經濟成長減緩的「新常態」,以及美國透過TPP進行「亞洲再平衡」的戰略圍堵,除了藉由「一帶一路」和亞投行建立由中國主導的經濟圈之外,盡快完成中日韓FTA談判不僅有助於東北亞經貿整合,加速RCEP乃至亞太自貿區談判進程,也是極為迫切課題。

從台灣的角度看,近年來一直眼睜睜看著週邊國家FTA快速進展,包括2010年中國-東協FTA生效、2014年中韓FTA完成談判,而今年以來,大陸推動「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以及TPP完成談判,都在國內掀起一波波熱烈反應。諸如台灣產業是否受影響?那些產業受衝擊?如何應對中國-東協FTA?如何因應中韓FTA、TPP的發展?這些討論,總是讓人愈來愈憂慮被邊緣化,愈來愈讓人民喪失對國家的信心。

面對重重困境,我們認為未來的台灣領導人,應該師法日本首相安倍宣布「TPP是國家百年大計」的雄心壯志,將制訂國際經貿與市場佈局戰略、推動國內法規全面改革、大幅取消產業保護障礙、促成產業結構全盤轉型,作為國家未來長期發展目標。尤其目前面臨兩岸服貿協議卡關、貨貿協易談判前景不明,以及未來參與TPP和RCEP的市場開放等「多重壓力」,新領導人尤其應展現「最大開放的決心」,來因應參與TPP談判和兩岸經貿向前邁進的需求,據此提出台灣全球化之整體經濟戰略,才能建立有利推動區域整合的國內共識,強化國內產業應對全球競爭的能力。

#中日韓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