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來台北就讀師範學校的洪清漳,畢業後回到家鄉烈嶼,從此就沒有離開。他笑著說:「在烈嶼很自在,有時候去台北看孩子,都會覺得台北好吵、好擠不習慣。」在烈嶼這個島上,每個人都認識彼此,一半以上的汽車鑰匙是插在車上的,門幾乎都不用鎖。

洪清漳本來在島上的卓環國小任職,退休後全心投入記錄家鄉島嶼,劉克襄羨慕地說:「能花7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觀察一個島嶼是幸福的,我曾經長期觀察台北住家附近的生態,後來觀察的區域蓋起了房子、開了路,生態觀察被迫中止。」

洪清漳對家鄉的關心從當老師時代就開始,當時他帶領小朋友,記錄烈嶼的自然和生態,奪得資策會舉辦的台灣學校網界博覽會大獎。他說:「我應該是全金門最早接觸電腦的人,後來就一直用電腦、相機記錄家鄉,本來是興趣,現在則覺得是使命。」

不論春夏秋冬,都可以看到他揹著相機,在潮間帶很有耐心的拍攝自然環境,然後他以很快的速度發文、發圖到FB、部落格,他的堅持,讓一些在地人也投入「烈嶼觀察筆記」的陣容,跟著他一起記錄家鄉的人文生態。

除了靜態的攝影,洪清漳還製作影音短片,讓更多人能關心這個島。他說:「我最近買了空拍機,透過空拍,將海岸的變化清楚呈現,這些都是環境被破壞的證據。」他如實的記錄了從中國飄過來的垃圾、非法捕魚、抽海沙蓋機場等,造成金門海岸環境的改變,從生態的觀察到環境的關心,他的影音文字紀錄,是一則則鏗鏘有力、對故鄉的守護。

洪清漳說:「烈嶼長期軍管,讓鄉民和政府間只有單向的關係,少了監督的角色。我希望把觀察到的讓更多人知道,當訊息愈來愈透明,鄉民才會有感、才會行動。」

#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