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太平洋戰略夥伴協定(TPP)已在上個月完成談判,近期內將公布協定內容並完成簽署,隨即進入目前12個成員國的內部批准程序,等待生效。TPP的生效條件除了全體同意之外,也輔以「關鍵規模」(critical mass)途徑:只要獲得原先6個成員國家接受,而且這些國家的GDP占比達到85%(2013年數據),則在一段期限之後一樣可以生效。

由於美國占全體TPP成員的GDP達6成以上,所以TPP只要通過美國國會這關,未來2或3年內,這個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勢必就會正式上路。台灣如想加入第2輪談判,這段黃金時間就不容觀望,而應當作積極溝通與準備,也包括對TPP要有深刻的認識。

TPP是個高品質的自貿協定(FTA),內容除了關稅之外,更涵蓋政策協調、法規透明化等深度整合議題,也首度將網路資訊安全與農業生物科技納入協定當中,而這些都是當前台灣最需要和國際連結及發展的領域。

就貨品貿易來說,TPP的「原產地規定」(ROO)更採取「區域累積原則」,從任何一個成員國家進口的原物料與中間零組件,未來都可以算成本國產品的成分,亦即成員國的跨國組合產品,將更容易符合TPP所設下的原產地門檻。如此一來,成員國在許多具有跨國生產供應特質的產業上,例如汽車及其零件、紡織等,將如虎添翼,更具優勢。不僅出口關稅已經獲得減免,也將因為上述「累積性原產地規則」的緣故,更容易吸引外人直接投資(FDI)。相反地,如果不是TPP成員的國家,其貿易與外人投資都將進一步蒙受不利,甚至本國的廠商也會外移到TPP的國家從事生產活動。

TPP在不少議題上,例如投資爭端仲裁機制與生物製劑的智財權保護,經過美國退讓之後,目前的異議只散見於部分國際非政府組織及公民團體。這些新規範的確會為跨國大企業、新興產業帶來直接利益,但同時也會對舊體制及商業模式造成衝擊,如何因勢利導,甚至提出新的產業政策,將可能的衝擊轉化成為商機,恐怕更為重要。

針對國人相當關心的食安問題,TPP的「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協定」(SPS),也有別出心裁的改善措施,尤其是發展專家諮商機制以利盡快解決食安爭議,以及如果諮商沒有結果,將透過「爭端解決程序」來確保大部分的食安義務被履行。有關食安與貿易的國際規範不外3大要素:風險評估、科學證據及國際標準;台灣如想加入TPP,未來的食安相關爭議,恐怕也不繼續採取過去那種自相矛盾的處理方式。

TPP同時也是一個「活的FTA」,在生效後3年內就會展開檢討,繼續擴展與深化協定內容。更重要的是持續招募成員且開放申請,但須既有成員全體同意,目前包括南韓、菲律賓、泰國、台灣,以及最近的印尼等國在內,都已表達加入意願。對國際外交一直處於不利地位的台灣來說,TPP確實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然而,台灣欲加入TPP的內外挑戰卻才要開始。就外部環境來看,雖然美日兩國近年來基於戰略考量,對台灣的重視程度確實增加,有利於台灣的入TPP,但如何展現決心取得TPP其他成員的認同,我們當然必須再加把勁。

從內部來看,台灣自從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再也沒有大規模的自由化談判經驗,以致在面對新一波的區域經濟整合浪潮,新型的經貿整合內容,無論是在民主監督程序或相關產業的調整方面,目前準備都非常不足。兩岸服貿協議之所以在去年引爆318太陽花公民運動,其中固然源於許多兩岸與社會因素,但也跟此一狀況高度相關。

經貿談判有得有失,必然會引發所得重分配,尤其是晚近的經貿協定談判,更往往涉及國家內部的法規與政策調整,甚至直接對消費者產生影響,所以也愈來愈需要作內部溝通。未來在程序上如何透過公民參與,讓利害關係人包括產業界、消費者與公民團體的聲音都能充分表達,實質層面則如何有效移轉資源給受損產業與勞工,並提升其生產力與競爭力,以得到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利益,都應該及早完成配套的法制化準備。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