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先要和黨簽下切結書,兩年後交棒參選艱困地區縣市長,這是朱立倫的創舉,我卻有病急亂投醫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這不符合民主程序,現在把話說死了,形同欽定。國民黨黨內提名有初選和徵召兩種方法,不過徵召總是第二步,朱立倫直接跳到徵召,到時候若有人報名也要選,黨部難道就直接勸退嗎?

「切結書」不是軍令狀,更無法律效果。兩年後那人拒絕去艱困地區選縣市長,黨能拿他怎樣?依黨規,或可開除他黨籍,使他失去立委資格。但有王金平關說案二審皆無罪的先例在,那人只要循此例向法院申請假處分,國民黨多半還是敗訴。

朱立倫說,依切結書,那人投入縣市長選舉時,得自動辭去不分區立委,既然簽了字,想必是同意的。可是「同意」有絕對效力嗎?到時他如果參選而不辭不分區立委,這就有得吵了,帶職參選的人多矣,朱立倫就是一個,「政治情勢不同」、「人民看法不同」,是帶職參選者無分藍綠共用的藉口,這有點像是「歷史共業」,硬要他辭,反倒會予人有遭打壓的感覺。

據說有6人被賦予此任務,其中吳志揚卻不像是投入艱困地區,他當然是去選桃園市長。去年九合一選舉時他本是桃園市長,選情一致看好,卻敗給鄭文燦,後來檢討,敗因正是形勢大好的他卻自墜鬥志,國民黨還給他不分區立委名分,如此厚待,很難不使人有政治特權的聯想。

高雄和台南確為國民黨之艱困區,唯其艱困其來有自,且反轉困難。黃俊英代表國民黨參選高雄市長,兩度敗給陳菊,2006年那次他只輸了1100多票,重要敗因是投票前夜選舉活動依法結束時,陳菊陣營突然舉行記者會,宣稱「黃俊英賄選被抓到了」。而黃俊英苦無時間回應,輸得不服,提出選舉無效之訴。

兩年後 朱還是黨主席?

在官司審理之際,黃俊英選舉團隊共6人來台南問計於我,被如此抬舉,嚇我一跳。聽他們口氣,似乎官司勝券在握,我卻潑他們冷水,認為逆轉無望。我曾在高雄當地兩家報紙共任職10餘年,對高雄的司法向來沒有信心,綜合的心得是,國民黨在高雄打官司若贏了,會使很多在地政治角頭覺得丟臉。黃俊英後來寫信給我,佩服我的看法。陳菊去年贏國民黨將近100萬票,而黃俊英在被暗算下不過輸了1000多票,這幾年裡國民黨在高雄做了什麼?

蘇俊賓可能重做馮婦選台南市長,他確是青年才俊,但被和他競爭的許添財瞧不起到說「蘇俊賓想贏,除非他是從外太空來的。」周美青曾來台南為他掃街,民眾反應並不熱烈。

想當年台南縣市都是國民黨鐵票區,是什麼原因轉眼間成為民進黨鐵票區?現在的問題,不只是藍田成為綠地,而是種籽不同,產品就不同,在荒蕪過程中,國民黨卻只像鴕鳥一般以為把眼睛矇起來就好。兩年後蘇俊賓在垂臨藍地前,有去過外太空嗎?

說這話的朱立倫,似乎忘了兩年後他是否還是黨主席,他曾說「2016年選舉,國民黨敗了他辭職,贏了也辭職。」那麼,新主席應另有其人,那人一定會承接他的「切結書」嗎?會認真執行嗎?國民黨早已無共同理想,甚至沒有共守文化,推出青菜賣青菜,推出蘿蔔賣蘿蔔,有人說朱立倫的「切結交棒」會產生激勵效果,那只能高興一天就好。(作者為自由作家)

#朱立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