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五南出版提供
圖/五南出版提供
圖/五南出版提供
圖/五南出版提供

日本建築師坂茂,2014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世界評價他具有大膽思想和行動。在他不斷跨界30年的建築作品中,我們來看看他是如何運用59根橢圓形紙管在大地震的焦土上矗立起創意設計教會建築的!

作為建築師能派上什麼用場

阪神淡路大地震中發生大火,就在1995年10月當時建築物很少的神戶市長田區鷹取。這個作為鷹取的災害救援活動據點的天主教鷹取教會,在9月17日,一棟以紙管作為柱子的集會所完工了。

那是使用了建築家坂茂(坂茂建築設計代表)到目前為止所開發的「紙建築」的技術,由300位以上的志工、教會的信徒、神父合力興建出來的成果。

在有教會聖堂的場所蓋這棟建築物,雖然只是作為集會所而蓋出來的臨時性建築,但在端正的內部空間卻漂浮著一股神祕的氛圍。那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呢?

「就像律師與醫師對社會做出貢獻的那樣,我一直都在思考建築師應該也能對社會做出某些貢獻」,設計者坂茂是這麼說的。據說他是在聽到因震災使得神戶受到毀滅性的打擊,以及天主教鷹取教會將成為其中一個復興據點,變得坐立不安而即刻前往神戶。坂茂從以前就利用紙管來研究建築的創作。為了據傳有著悲慘狀況的盧安達難民們,做出了使用紙管的帳篷來向聯合國難民高等辦務官事務所提案,並朝著其具體化而持續奔走。

坂茂表示,「當受災地衣食充足之後,住的充實就顯得重要。因此想說或許盧安達難民紙帳篷上的經驗可以在神戶這派上用場」。因此建造產生了紙的集會所的這個點子。

最初根本不被當成一回事

天主教鷹取教會的主任神田裕神父,是在震災的混亂中碰到面的。坂茂提到,「一開始提案時,想蓋一個使用紙管做的臨時集會所時,對方根本不理我。」然而,那是有理由的。「明明城市全體都還沒有復興,而教會的信徒也都還生活在帳篷裡,因此再怎麼樣也不能蓋個看起來很體面的教會。」神田神父敘述了當時的想法。

「每個月前往教會兩次,在參加彌撒之後和神父談談我的想法。並不是教會,而是想為住在鷹取周邊的人們蓋一棟能夠成為社區中心的建築物。2個月後,終於理解了我的想法。因為在震災之後總是有各式各樣的建議進來,因此要得到對方的信用,花些時間是理所當然的」坂茂如是說。

紙與帳篷所製造出的神祕空間

興建臨時集會所的企畫終於得到啟動的指令是4月之後的事。

坂茂表示,「希望務必只用志工的手來蓋。不想使用重機。」於是只能在容易召集學生的暑假來施工。由於沒有時間思考新的結構來進行設計,因此以曾經做過的某個構造為基礎來發展。成為建築物主要結構體的紙管是直徑寬達33 cm的粗管,使用59根這樣的紙管排列成橢圓形。最初是以長方形平面的短邊作為正面般的設計,但是因著大家希望能夠圍繞著同一個地方的緣故,長邊反而成了正面。

關於紙管排列,在裡面的部分排得比較緊密,而外頭的地方則排得疏一些,讓人可以通過,考慮和外部空間能夠做一體化的使用。關於地板材部分則是有來自於建設工地現場所剩下之連鎖磚的免費提供。

許多志工的聲援

使用嵌上了透明碳酸聚酯(Polycarbonate, PC)樹脂浪板之鋼製框架所形成的面材來圍塑這些紙管。「這個集會所是作為彌撒之用。在紙管所圍塑的空間外側再做出別的空間,創造出和外部空間之間的緩衝地帶」。

光線會透過作為屋頂的白色膜構造帳篷而射進來,白天很明亮。夜間也會有光從這個帳篷流瀉出去。施工期間是從7月底到9月上旬,在這段時間聚集了300位以上的志工來參與。由於終究是臨時性的,因此並沒有做申請建築執照的手續。

坂茂指出,「首先,比較留意的是安全對策。」原本是由事務所的一位成員常駐在現場,進行施工監造的體制,但是因為人手不足,因此包括同時進行的紙管屋監造也進來參與,而有了3位常駐的人員。

由於志工們幾乎全都是第一次參與建築工程的大學生與高中生,因此對於安全帽的配戴,以及在鷹架上的高所作業都請他們特別小心。

由於「如果有了事故,極有可能因而使得整個案子遭遇挫折。除此之外這對於教會也會造成很大的困擾」,因此據說平安順利地蓋起來的時候真是讓人鬆了一口氣。

完成的日子是9月10日。這一天,參與整個建設的志工們辦了一個小小的宴會,並將這棟建築物命名為「Paper Dome Takatori(紙圓頂鷹取)」。首次使用這棟建築物則是在9月17日,已是震災8個月後的事。(本文摘自《坂茂》,謝宗哲譯,五南出版)

#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