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116選舉,國民黨對於失去執政權,似乎已有心理準備,但對於失去立法院最大黨地位,還在張皇失措之中。因為在台灣民主化之前及之後,國民黨都是立院最大黨,即使政權有8年落入民進黨之手,國民黨在立院獨大的政治生態,依然屹立不搖。若明年生態改變,成為制衡角色,國民黨沒有經驗,更無此習慣,張皇失措,由此而來。

制衡,最重要責任是監督政府施政,以及在預算審查時要為人民看緊荷包。這樣的立委,既要具備專業能力,也要有戰鬥力。無前者,他不配做立委;無後者,無以凸顯他的專業,尤其是為弱勢發聲的「專業」。

但細察國民黨所公布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依朱立倫2加2的說法,只見到「執政」,見不到「制衡」。前一個「2」指兩年以後去選縣市長,後一個「2」指四年後去選立委,而在他們參選之前,身分都是不分區立委。朱立倫宣稱,不分區立委的身分使他們便於經營選區,美其名曰「培養人才」。可是當他們忙於為兩年後的參選奔走部署時,現有的不分區立委功能,便淪為未來選舉的「養成所」,放棄了在野黨立委監督政治的責任。

這說明,國民黨念念於執政,即使成為在野黨,想的還是執政,不去想自己其實已無政權在手,理應去監督有權的政府。

據說有6位不分區立委即被賦予此任務,他們能否如願姑且不論,但因為黨有此安排,地方派系及政治角頭便浮出了檯面,他們未必認為他們所「認養」者確能當選,重要的是拉抬了他們在地方的勢力。如黃昭順,她戰高雄有多少勝算?她連參選區域立委都能以「腳痛」為由拒絕,竟然名列不分區,她是挺王金平悍將,她為誰而戰,不是很清楚嗎?

雲林張麗善本是國民黨屬意的區域立委人選,卻中途退出,等到王金平不分區第一名的「名分」確定後,王金平的第一功是說服張榮味支持國民黨,張家班改變心意,得到的回報是張麗善進入不分區安全名單。兩年後,張麗善能否當選雲林縣長是未知數,王金平與張家班結盟,已是事實。

不分區變奪權工具

曾永權列名不分區,朱立倫坦言是馬英九和王金平共同推薦,他的任務應該是去參選屏東縣長。曾永權是政壇老鳥,現職是總統府祕書長,但之前也擔任立法院副院長,和馬、王關係都很好,當不分區名單中挺馬勢力成為「滅絕」狀態時,出現曾永權,可解釋為馬、王妥協結果。值得注意的是,曾永權排在11名,這個名次是國民黨的危險區,大有可能是犧牲者。

不分區立委既然著眼於兩年後在國民黨的艱困區打天下,但是吳志揚戰桃園、徐榛蔚戰花蓮,兩地皆未合「艱困」標準。真正艱困的台南市和嘉義縣未在不分區名單中出現「戰將」蹤影。更怪異的是台中市也沒有,難道國民黨的台灣政治版圖中,刪除了這三個地方嗎?

國民黨不能成為立法院最大黨,但可保證會成為立院最大在野黨。過去,人民讓國民黨長期獨大立法院,但國民黨立委未以成績回應人民厚待的善意,反而使立院成為國民黨派系內戰的戰場,多數人民認為立法院是台灣的最大亂源,人民的惡感,才是國民黨立委席次必然下降的重要原因。國民黨不反省,不願認真扮演好在野黨監督制衡的角色,竟將不分區立委作為未來奪權的工具,從最近人民的反應可預測,國民黨的危機還在後頭。

國民黨既然會是立法院最大在野黨,應該快速跳脫出長期多數的思維,轉型為有專業、有戰力的反對黨。是否盡責,會是人民注意焦點。不此之圖,這個黨哪有未來可言?

(作者為自由作家)

#國民黨 #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