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流動,已是全球高等教育常態。國內的人才流動,則顯現出諸多怪現象,甚而衍發出「門神」爭議,有其結構性因素。

例如,我們的國立大學,為了衝研究績效及百大,因挖不動國外學者,轉而挖起私立大學的人才。筆者任職校長期間,青壯輩教師,只要研究稍微嶄露頭角,馬上被鎖定,因而離開者大約10位以上。有一位老師,甚至離開後即獲頒吳大猷研究獎。

私立大學的挖人遊戲,則通常不離為了聲望、為了評鑑,及為了爭取政府經費,後者即是「門神」爭議的來源。

第一種為聲望。部分私校堅持理念,希望聘請知名學者,提高學校聲譽。這些師資的來源,有國立大學退休的知名學者,有業界響叮噹的人物。

第二種為評鑑。早期評鑑,所請委員多半是國立大學教授,甚或中研院學者。一輪下來,私校百感交集。為了因應,私校開始挖取國立大學資深教授,有的是學門召集人,有的是門徒遍全台,加上人脈深廣。請到這種教授,不看僧面看佛面,評鑑通常會有加分效果。

第三種為了爭取經費。高教工會批評的「門神」,就是指此。這些門神,多半來自教育部,雖然極力撇清,但瓜田李下,尤其有的果真就拿到補助。

這樣的門神,不是國內獨有。因不當發言而下台的哈佛大學前任校長Lawrence Summers,就曾當過美國財政部長。先後當過邁阿密大學,及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校長的Donna Shalala,就曾任職美國衛生部長。但在美國,沒有人批評他們是「門神」。

主要的分野,在於美國知名大學,重要的經濟來源是捐款;校長的主要重責大任,是面對社會及校友,而不是政府。台灣的情形剛好相反,台灣的大學能獲得巨量捐款者相當有限,加上學雜費難調,學生人數開始急遽下降,更使經費來源雪上加霜。這時,當然只有戮力爭取政府的競爭性經費。

大型補助的經費申請,有各種眉角。單單公文書要看得很透徹,就需要默會知識。有問題時,能請教的人脈更不能免。而計畫審查委員,如果有交情,在在會有影響!更重要的,教育部計畫的推動,如果規劃前期,能早點掌握脈動,即可及早準備!這些條件,一般校長怎比得上退休高官?

旋轉門條款當然是解決之道之一,但清理台灣的特殊結構環境,避免二桃殺三士,才更是根本解決之道。

(作者為世新大學前校長)

#大學 #校長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