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薪教授乃環環相扣的高教公害,若不能徹底檢討和剷除這個亂源,台灣高教將病入膏肓,最後成為爛泥中的一灘死水。

何以說它是高教公害?主要原因有三:首先,它是現有扭曲的高教評鑑體制和大學競爭型獎補助等結構性條件下的產物。另一方面,他們也成了在此扭曲體制和結構下的既得利益者和阻礙高教改革者。制度和人相互促成和鞏固,造就了愈益盤根錯節的利益和權力結構。

許多私立大學為了在評鑑和競爭型獎補助的爭取中勝出,誰不想趨炎附勢高薪禮聘「門神」呢?可見,雙薪教授問題一日不改善,台灣現有的高教評鑑和競爭型獎補助將失去公平性,並成為特定少數人權力、金錢和人情交流的籌碼。

其次,雙薪教授成為年輕博士的絆腳石,和世代不正義的資源掠奪者。目前超過3000位在私立大學占據職位的軍公教退休轉任者,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霸占了甫獲得國內外博士學位青年學者的工作機會。這些具有學術新知和創造力的新血輪,如今卻因雙薪教授卡位而有志難伸。年輕博士有的成為「派遣化」的專案或兼任教師。年輕博士通常也代表可能創造一種新學科典範的契機,卻因雙薪教授卡位,而英雄無用武之地,這是國家總體科研動能的流失。

第三,從勞動條件和薪資結構兩相對照下,這廂正在為基本生活條件愁苦的同時,那廂卻坐享高額雙薪,這樣的天差地別確實有違社會公平正義。大量軍公教人員退休後,在領有高確定給付的所得保障下,以退休時的最高職等,到私立大學任教,領取第2份高薪,退休時皆可終生享有月退俸。

問題是,在即將面臨破產的不合理年金制度尚未完成改革前,退休轉任私校者又從受教育部提供大量獎助或補助之私校職缺中領受全薪,等同於直接或間接由政府繼續負擔其第2份薪資的一大部分及相關法定經費,並由政府保證其再退休之權益,這不但有違退休制度相關設計理念,更因重複獲取政府早已困窘之財政資源,而使國家資源分配嚴重失衡。

在此,期勉教育部現任高官,首先自清,退休後絕不循前人惡習前往私校擔任門神。其次,堅持改革,將明定利益迴避的旋轉門條款和禁領雙薪的法案完成立法。也嚴正督促行政院,不要屈服於既得利益者的勢力,全面檢討軍公教退役或退休的相關法令和條例,徹底禁絕雙薪現象、終結官學共謀的網絡,使被嚴重扭曲的台灣高教,從權力、利益和人情糾結的枷鎖中掙脫。

(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

#雙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