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小說.一拍即合 專文-小說飛翔在銀幕裡

《魔戒》首部曲海報。

《追風箏的孩子》海報。
《姊姊的守護者》劇照。
《香水》劇照。

文學作品被改編為電影,總是見仁見智,像是一場冒險之旅。例如張愛玲的小說與電影的轉換,總有人議論。甚至是被其他作家將她筆下的人物延伸為其他作品。

一部電影(或電視劇)劇情的構思,常來自幾個管道:一是小說,這是最便利的方式,再改寫為劇本,稱為改編劇本;二是原創劇本;三是故事發想,再請人寫為劇本。

小說改編為電影或電視的例子非常多,例如李安導演的多部電影由小說改編、例如侯文詠的小說被改編為電視劇集。小說改編成電影(電視)的思考方向,除了是現成的題材,更有其方便性與潛在的基本觀眾。接著是考量忠於原著?或是大幅改編?人物性格的設定、地點在哪、時空是否轉移……。甚至是考慮電影分級制而預設觀眾群、滿足小說讀者的想像力或電影觀眾的視覺享受。電影風格更是很重要的關鍵,可就劇情的敘事法、影像色調(例如主色調或是回憶與現實的色澤區分)、攝影、配樂、象徵手法,甚至是服裝的顏色都可以變成一項有趣的創作隱喻。

〉〉〉〉〉〉

在出版市場興盛時,每當有小說改編的電影,原著就會重返書市,甚至是另外加個書腰帶,或在書封面或內頁加上劇照。由電影衍生的出版物還有電影音樂原聲帶、電影筆記,還有經過改寫的電影小說。這是就著電影劇情,另外再以文字重現劇情。例如:爾雅出版社發行嚴歌苓的原著小說《少女小漁》,當這本小說被張艾嘉導演搬上電影銀幕時,也是由爾雅發行電影小說。爾雅發行人隱地提拔當年從沒寫過小說的我執筆寫電影小說《少女小漁》。黃色為主色,襯上劇照做雙封面,右翻是電影小說、原著小說;左翻是劇本,內頁還有劇照。

隱約模糊的寫作夢,慢慢有機會一試。接著寫了電視小說《儂本多情》。這是當年市場有利的情勢,反向的操作,將電視劇再以小說筆法化為小說。寫著寫著,自己也開始嘗試創作小說,有幸將自己的短篇小說由自己編劇,變為單元電視劇與電影(獲得輔導金)上映。可以同時將小說變為劇本,或是將自己的劇本再變為小說陳列於書市,無論怎麼說,都是幸運且充滿熱情的創作力。

還記得感冒出院後,撐著虛弱的體力,將平路幾千字的短篇小說《婚期》改編為周晏子導演的四集同名電視劇。除了忠於原著幽微細膩的母女糾葛,為因應四集的劇集長度,另行編織出原著裡沒有的一支愛情線,讓劇情在親情與兩段磨人心的愛情裡反映生活充滿了無奈。

也曾應製片徐立功之邀,改編電影版琦君的《橘子紅了》。入圍輔導金,但終究沒緣分拍成電影。電影版之前的電視劇集《橘子紅了》(徐立功製作)紅遍兩岸,原著又發燒於書市。琦君的書迷,隔著幾世代,不輟。當年與琦君為此通信多封,她很體貼,對於改編總是給予最大的支持,而不在意我大幅地改變時代與人物置換得猶如前世今生。

當我轉換寫作跑道後,輪到我的青少年小說被改編,我卻意見超多。這時,才領悟每一層不同的轉換形式都是創作,都應開放心態。不想再編劇,除了是年歲大增,也是生性懶散,還有一原因是成天大量的看電影(試片),太多的情感阻塞。但是,倒有種閱讀樂趣可以反覆交叉的進行。每當看到小說改編的電影,若沒看過原著,看片後,找機會來閱讀,不是比較哪個好哪個不好,而是一種類如雙軌式的欣賞。可以觀察電影與原著的差異在哪、電影截取小說的部份在哪、必須做何種取捨、演員是否強化了原著的角色……。

〉〉〉〉〉〉

小說寫作的獨立性、私密性與創作方式顯然自由許多,火水土風,隨著想像力與筆力奔馳。電影卻是個大製作群,每個環節的幕前幕後人物相扣著互為影響。暢銷且長銷的自傳體小說《少年小樹之歌》是印第安男童小樹與祖父母及七隻狗的故事,角色與大自然互動鮮活,被改編為電影,可惜沒拍好。總感覺作者佛瑞斯特卡特另一部描述阿帕契族人血淚史的小說《在山裡等我》若拍成電影,可以很悲壯。

小說雖是靜態的文字表現,卻可以寫出畫面、聲音、味道。例如德國作家徐四金的《香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自出生起遭遇奇糟無比的男主角天生失去嗅覺,卻可以創造最好的香水。這是充滿味道的書寫。小說的陰暗面更深,小說與電影人物的個性明顯不同。電影在男主角班維蕭的詮釋下,耀眼奪目,甚至是令人同情。

以愛爾蘭為背景的傳記小說《安琪拉的灰燼》充滿各種生動的聲音,如:弟弟誕生在樓梯、多名人物因肺結核而頻頻咳嗽的聲音、下雨的聲音,甚至是以「膀胱長在眼睛旁」形容愛流淚的人。獲得美國普立茲獎,改編為電影《天使的孩子》,可以具體看到書中令人難忘的人物們。

英國作家托爾金的著名科幻小說《魔戒》,經由擅於拍攝驚悚片的彼得傑克森掌握原著的魔幻特色,從巨大的小說裡成功塑造人物的性格:忠、誠、義與面對誘惑的心情。創下有別於一般科幻、神話、冒險、童話、動作、愛情的類型。電影剪裁成功,創造了影像與音樂的魅力。魔戒三部曲電影拍得極為出色,也使得紐西蘭美景引起大熱潮。《哈比人》是《魔戒》之前的作品,電影響亮度卻遜色許多。

奧地利女作家艾爾弗雷德耶利內克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她曾將她的自傳體小說《鋼琴教師》寫好改編劇本,也曾拒絕出售此書的電影版權。之後由我很喜歡的奧地利導演麥可漢內克編導,麥可漢內克變更了原著小說的結構。是一部非常心理學式的電影,操控與尖銳冷冽的情感風格緊抓人心。

〉〉〉〉〉〉

心理學者的研究指出,行為模式或心結多是受到童年成長時期的影響。再來看看很多讀者熟悉的小說《追風箏的孩子》,這樣的暢銷書,且是背景特殊的國家,必定引起電影業者的矚目。果如很多成功的小說一般,《追風箏的孩子》被改拍為同名電影。導演是曾執導過《擁抱豔陽天》、《尋找新樂園》、《口白人生》的馬克福斯特。他以銳利深刻沉靜的敘事風格創造出影片的質感。《追風箏的孩子》小說好看,但太具設計感;電影導演如實引用書中的情節,卻又少了書本裡的細膩味。

文學作品被改編為電影,總是見仁見智,像是一場冒險之旅。例如張愛玲的小說與電影的轉換,總有人議論。甚至是被其他作家將她筆下的人物延伸為其他作品。我總會被吸引的看著。而美國作家菲利浦羅斯的小說被改編為電影《人性污點》、《禁慾》。他的作品探討的不只是情感、學術爭霸、力爭上游、民族性,而是當代的文化民風對於某些人的扼殺。美國作家茱迪皮考特的小說也是電影人的題材。例如《姊姊的守護者》,原著的議題更辛辣的質疑現代醫學對於生命的選擇、控制。但電影的表現是趨向溫馨。瑞典小說《血色入侵》成為同名瑞典電影,小說作者擔任編劇,也許是他本就從事電視工作,很能掌握自己的作品該怎麼改編。他把原著裡似乎單純又恐怖的力量更為濃縮於電影。反映了每個世代都存在的暴力,也延伸出令人訴說不盡的「愛」。愛,有時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奉獻、勒索與糖衣式的暴力。由於電影大受注目,被美國好萊塢買下版權改拍為美國電影《嗜血童話》。日本小說《告白》有漫畫版,又被改編為電影。反映的不只是電影市場,也是因書市活絡而衍生為不同的出版形式。

更別說多產暢銷作家史蒂芬金的多部小說被改拍為知名電影。他的奇幻驚悚風格不能不說與他童年的家庭際遇有關。而成名作家又會遭致哪種恐怖奇遇,成為他筆下的力作。這樣的作家呼風喚雨於世界書市與電影市場,他自己也曾是電影的製片、編劇、導演、演員。多重角色更豐富於他的創作元素。

小說與電影時常產生共生形式,能說不是「市場機制」嘛。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