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濟南街頭「老殘聽曲」雕塑被飽受霧霾之苦的市民帶上口罩。(中新社)
12月10日,濟南街頭「老殘聽曲」雕塑被飽受霧霾之苦的市民帶上口罩。(中新社)

北京市史上首次霧霾紅色預警10日結束,北京市常務副市長李士祥昨天澄清,目前在實施大氣治理方面,周邊省市沒有阻力,因為在控制空氣汙染的管理方面,上下都已經形成廣泛共識。

由於外媒報導,北京雖受霧霾之苦,周邊省市的汙染企業卻照樣開工,在北京紅色預警的時候,煙囪照樣冒煙。外媒甚至評論,這是霧霾治理各省市不同調。

12日將再陷中度霧霾

李士祥昨天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召開記者會表示,治理霧霾是全國上下的共識,如果說有難度的話,主要是在嚴格執法上。個別企業在檢查執法的時候關閉停止,執法人員離開後又反復。

北京市因應霧霾首度啟動的空氣重汙染紅色預警,已在10日午後隨冷空氣過境解除,中小學生11日恢復正常上課。北京城昨日雖有見到藍天,但氣象預報顯示,北京地區氣象條件只好轉兩天,12日至13日恐將再陷輕度到中度霧霾。

北京相關單位在紅色預警期間加強環境執法力道和頻率。北京市環保局統計,全市2100家企業停限產,3500多個工地停止室外施工,178處園林綠化系統停工,8000多輛運輸車輛停駛。

華北燃煤工廠是元凶

霧霾為何發展至如此嚴重,《紐約時報》中文網探討箇中原因,認為許多城市的應急措施沒有統一,上千萬人在比北京更糟糕的空氣汙染中繼續生活,而北京居民則被命令採取更多的防護措施。這些政策也意味著,困擾北京的汙染源並沒有因紅色預警而得到真正控制,北京的空氣汙染大部分來自河北、河南等省的燃煤工廠,而不是來自北京。

北京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表示,每個城市都有各自的打算,因此很難相信其他城市申報的情況(指霧霾),如果要在此區域層次協調汙染治理,需要把透明度提高到一個新的水準;北京的汙染不只是北京的問題,而是整個華北平原的問題。

馬軍等人對北京市政府7日在空氣汙染已持續24小時之後,啟動紅色預警表示讚揚。北京市政以顏色表達汙染嚴重性的措施已經兩年,但此前從未啟動過紅色預警。環保人士說,如果沒有一個協調戰略來治理整個地區的空氣汙染,北京的紅色預警措施對減少霧霾不會有多大作用。

#北京 #霧霾 #紅色預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