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新黑心油事件最近一審的無罪宣判,引來了社會各界的一致撻伐,抵制頂新的聲音再起。就在這個新聞的漩渦裡,速食業龍頭麥當勞無預警地被捲了進去。網友爆料說,麥當勞使用了頂新旗下子公司味全的原物料,引起大家反感。

微博上有個冷笑話,說一個人坐在速食店等人實在尷尬,連上個廁所都不敢去,生怕服務生看座位沒人就把你點的東西給收了,還好有薯條。「笑點」所在則是微博搭配的圖片:一個麥當勞的托盤上有食物有飲料,還有用薯條排出來的三個字──「還有人」。

這條微博讀來令人莞爾,但對我而言可不是笑話,而是真真切切的感受,讓我想起多年前在南京麥當勞不愉快的經驗。

那年我從東吳大學休假,暫居南京,在南京大學訪學。書讀累了,心不定了,就會想換個環境,出去透透氣。離我南大丁字樓研究室最近的舒適點,就是一刻鐘腳程的麥當勞。鬧區新街口的星巴克雖然誘人,但是距離較遠,價格偏高,並不是我的首選。

我找到這家麥當勞如獲至寶,在滿足口腹之欲的同時,啥事都不去想,就看看店內看看窗外,發發呆讓腦袋放空,倒也十分愜意。

第一次在大陸上麥當勞,吃完還是本能地按照台灣的習慣,把自己的桌面大致清理乾淨,並將垃圾倒掉托盤回收。我拿著托盤四處找垃圾桶,才從服務生那裡得知,這是他們的事,不必我操心。雖說如此,但多年養成的習慣難改,每次都還是自己收拾,反正就是舉手之勞。

去的次數多了才逐漸注意到,店裡服務生清桌子勤快得令人吃驚。有次我附近的客人剛坐下,點的東西還沒吃,起身就往櫃檯的方向走,路過的服務員一看到座位沒人,馬上就把桌上的餐點全給收走了。這位客人回來,手中拿著到櫃檯拿的吸管,望著空無一物的桌子,嘴裡嘟噥了好一陣子,後來把經理叫來,才又給他送了一份。

這件插曲讓我有了警惕。到麥當勞吃東西,我都儘量挑離櫃檯最近的位置,把咖啡拿去續杯時,也會隨時回頭注意自己座位的動態,以免回來時餐點不翼而飛。

那天下午,我又到了麥當勞,點了一杯美式咖啡,再加點了一個蘋果派。咖啡沒問題,可是蘋果派居然要等10分鐘,速度慢得讓人訝異。

我同樣挑了個離櫃檯最近的座位坐下,為了等蘋果派,只好放慢速度。等得差不多了,便拿著收據去櫃檯問好了沒。才一眨眼的功夫,經理已經把我的托盤端起,準備回收。我趕緊朝他一個箭步,高聲喝住他:「別收!還沒吃完呢!」經理一臉錯愕,滿是歉意,後來知道我在等蘋果派,說馬上給我送過來。

從經理手中拿到蘋果派,才吃了幾口,咖啡就喝完了,便拿著空杯子去續杯,還不時回頭張望,以免我的餐點又發生不測。我跟櫃檯表明來意,將杯子遞了過去,轉頭一看,天哪,我的托盤又被拿走了!這回是個專收托盤、清潔桌面的服務員,真是令我火冒三丈!我咖啡也不等了,馬上衝過去,對她發飆大吼:「別收別收!我還沒吃完,幹嘛那麼急啊?」看她吐了吐舌頭,一副很無辜的樣子,但我的情緒卻久久無法平復,悠閒的午茶時刻就這樣被搞得興致全無。

大陸的麥當勞作法不同,顧客不用主動回收托盤,所以總是有清潔人員來回穿梭,以確保客人走了座位就能空出來。有伴的還可以彼此有個照應,但像我一個人,每次去都被搞得很緊張,稍不留神,桌上的食物就可能被當作垃圾收走。

大陸人多,店家想提高翻桌率,把空間做最有效的利用,這我完全認同,但能不能對無伴的客人多點體貼,給他們一個沒有壓力的用餐環境?

#大陸 #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