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來,人民幣持續貶值,在岸價及離岸價以收市計都創5年來新低。12月12日,在岸價更跌穿到今年811「新匯改」中國央行突然宣布大幅下調中間價的低位,美元兌換人民幣(CNY)報6.4553元;離岸價是如此,美元兌換人民幣(CNH)報6.53,直逼6.6的當日低位,離岸價及在岸價的價差進一步擴闊至1%,逼近8月底1.6%的高位。離岸價比在岸價更弱,這就意味著人民幣匯率將繼續貶值。

維持平衡談何容易

這次人民幣匯率下跌與上次中國央行突然宣布下調中間價後,兩天大幅暴跌6%不同,而是出現了階梯型下跌走勢,每天收盤價基本上低於當天中間價100點左右,反映了中國央行通過境內外金融機構干預,有限度地釋放貶值壓力,容許資金逐漸地撤出,以避免匯率突然暴跌所可能引發的市場震盪。同樣是干預市場,這次中國央行干預市場比上次高明,沒有引發市場明顯恐慌。

但是,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貶值的意圖應該是十分糾結的。對於中國政府來說,既想以人民幣小幅貶值來測試國內外市場的反映,增加人民幣匯率的彈性,降低維持人民幣穩定的成本和代價,又想通過人民幣的高估來持續中國的大國經濟地位,來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來維持當前中國資產的幾大泡沫不破滅。

但是,中國政府要實現這種平衡並非易事,因為人民幣匯率是一種金融品,價格完全由市場來決定。人民幣貶值的預期是否按照中國央行意圖走,對市場來說相當不確定。特別是當人民幣貶值預期重新成為一種趨勢,中國央行要把握這種人民幣匯率走勢的成本與代價會更高。

2005年人民幣匯改以來,儘管匯率制度及匯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但從來就沒有偏離中國央行讓人民幣單邊升值的意圖,這就有了人民幣匯率持續10年單邊升值的結果,打造了中國經濟大國地位,及保證中國GDP快速增長。

所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助中國希望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的機會,要求中國央行減少對人民幣匯率的干預,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改革進程。中國央行也接受該建議,即在811對人民幣突然大幅貶值,以便讓更多的市場因素來決定人民幣匯率的變化。

人民幣貶值的匯改一旦啟動,中國央行近10年對人民幣干預所積累的問題立即顯現,如果不出來再次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人民幣的貶值可能一發不可收拾,並形成趨勢性的人民幣貶值預期。但是,為了人民幣匯率的穩定,當中國央行再次進入市場干預,不僅其代價及成本會越來越高,而且又可能回到過度干預的老路。

此外,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之後,中國央行的意圖當然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及認可度,以此來推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改革及國際化進程。但是,如果要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就得提高成本、並過多干預市場。

市場因素作用關鍵

如果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匯率更多地由市場因素起決定作用,這就可能引發人民幣大幅貶值,甚至於形成人民幣趨勢性的貶值預期。如果這種情況出現,不僅會打亂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也可能引發大量的資金流出中國,導致當前中國經濟生活中的三大泡沫破滅。

對中國央行來說,人民幣匯率如何變化十分糾結。如何平衡這種關係,讓這種平衡對中國最有利,則是當前最大課題。

(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人民幣 #匯率 #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