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嶼外,更遙遠的島嶼一個書店的抵抗一個科學刊物的倡議一個奔走的講演

從更遠的遠方堅持

堅持清寒的島嶼

左,再左

左到窘困荒蕪

環顧爾後

比賽右,更右,再

右,財富、名利、位置

他們騰騰

而你的方位究竟所向何處

剩下,無邊寂寥的單音符號

敲響誰喚醒誰呼喚誰,一切

如斯逝去

只有流水

只有流水帶走你的黑髮

不曾帶走巨大遼闊,一個人的巨大傷悲

所有悲憤抗議都漸趨淡冷

冷,更冷,冷至陌生的遙遠

如那已然不再熟稔的島嶼

那裡熱

那裡冷

那裡只有掛念的糾紛纏念和信念

窅窅獨行路上

我們不再是信徒與否

我們早就遠離聖堂

十字架在遠方

島嶼在眼前

我們在華麗的荒野,依猶

喋喋,咄咄

盛宴以及黃昏霞色的美艷

哭,哭這淚水時代

以及我該如何哭你的遠颺

──紀念林孝信先生

#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