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外有意思」兩位創辦人陳其農與王馨妤,用醜蔬果製作甜點餅乾。(鄧博仁攝)
「格外有意思」兩位創辦人陳其農與王馨妤,用醜蔬果製作甜點餅乾。(鄧博仁攝)
苑子裡的慢生活並不浪漫,需要大量勞動力及承擔收成的責任。(張詠卿提供)
苑子裡的慢生活並不浪漫,需要大量勞動力及承擔收成的責任。(張詠卿提供)
台大人移居苗栗苑裡,從農業入手,耕耘惜土公田,推動農藝復興。(張詠卿提供)
台大人移居苗栗苑裡,從農業入手,耕耘惜土公田,推動農藝復興。(張詠卿提供)

編按:頂新黑心油事件引爆一波波「滅頂」行動,但即使「滅頂」也無法真正解決問題。有鑑於政府失能、市場失靈,食安風暴頻傳、環境生態惡化、都會區房價所得比居高不下,一群年輕人、社會組織與企業家各自以創新模式,企圖解決迫切的社會問題。本報調查採訪室即日起一連4天推出「明日城市-社會創新」專題,分別從農業、住宅、環境、弱勢等議題切入,探索這群社會革新者的面貌與推動社會創新的理想,期待台灣的城市走向更美好明天。(策畫:張瑞昌、謝錦芳)

食安問題連環爆、環境生態嚴重惡化,許多人以抗爭表達不滿,也有不少人捲起衣袖,以社會創新思維解決社會問題。由8名台大人組成「苑子裡的慢生活」,暑假開始在苗栗苑裡種田,這群反瘋車運動成員在激情抗爭過後,決定留下來生活,開辦「種田換宿」,企圖改善逐漸凋零的農村經濟。

惜土公田 耕耘友善農法

苑裡為苗栗米倉,畢業於台大護理系、當過一年護理師的張詠卿及就讀森林系四年級的張以樂,9月搬到苑裡。當地鄉親提供二分大的土地做為「惜土公田」,這群台大人拿起鋤頭,到田裡學習農耕。

由於「惜土公田」位處風頭水尾,不適合種稻,他們改種地瓜和蔬菜。他們不使用化學肥料與農藥,希望透過實作證明友善耕 作可以提高產收價值,把流失的農業價值及人口「種」回來。

挑戰不只發生在田裡,銷售也是考驗。一開始在傳統市場擺攤,張詠卿說「無毒蔬菜的價值在當地菜市場展現不出來,都會被鄉親殺價」,目前與鄰鄉良食合作,接下來會著重網路通路及舉辦活動銷售產品,直接面對消費者。

他們在苑裡租了一棟兩層樓房子,一樓舉辦活動、課後輔導,樓上整理出兩間房,最多可以住14人。「種田換宿」以一周為期,工作內容包括農事、課輔、社區活動,可換取免費住宿、三餐、摩托車代步。沒想到「種田換宿」把外面的世界帶給苑裡的孩子,「有人從香港來種田,參加課輔的孩子因此接觸很多外面的人。」

承擔責任 打造台灣里山

頂著台大高學歷,卻選擇下鄉種田,張詠卿說,「爸媽都很支持。」對這幾位台大人而言,「苑子裡的慢生活」不是小確幸,而是對這塊土地的責任。「現在如果不做,什麼都不會改變。」張以樂說。

這幾位年輕人都是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的學生,他們最近寄了一箱剛收成的地瓜給老師品嘗。陳東升說,「日本有里山文化,強調環境的永續,人要活得有尊嚴,社會彼此合作與支持;這群台大孩子想把苑裡打造成台灣西海岸的里山,他們不只是關注環境,也關注農業、教育、老人長期照護和文化,這些事情都快不了!」

這些台大人能文能武,種完田就去做課輔,很辛苦,不過沒有辛苦,就沒有改變。陳東升說,「如果台灣368鄉鎮,都有一個這樣的團隊,將來串連在一起,台灣社會就不一樣了!」

食農教育 醜蔬果變美食

民眾到超市買新鮮蔬果,往往喜歡挑選顏色鮮艷、顆粒飽滿的,那些長相抱歉的蔬果就成了「格外品」,農家採收時直接丟棄或犁掉,不會進入市場。兩位台大學生,因為旁聽陳東升的課,畢業後決定把課堂上的計畫加以實踐,成立「格外有意思」團隊,展開一系列格外品之旅。

台大社會系的陳其農、雙主修法律與社會的王馨妤,今年2月旁聽陳東升的 「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課程,深刻感受到台灣食物浪費問題嚴重,從產地開始,平均4成以上的食物被浪費。她們透過臉書粉絲團開辦食農教育工作坊,並用醜蔬果製作甜點,告訴大家醜蔬果也可以變美味餐點。

為製作限量耶誕節甜點,她們跟雲林地瓜農買了30斤醜地瓜。陳其農說,「雖然現在的量很小,但將來做出規模,成為友善耕作小農的後援支柱,可以減少食物浪費。」

創新方法 解決社會問題

從10月開始,她們與主婦聯盟、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等合作舉辦工作坊,活動力旺盛,兩個月就舉辦9場,超過200人次參加,工作坊活動已排到明年。王馨妤說,「透過實作,消費者參與拯救食材過程,會更有感覺。」

陳其農擱置原本的出國計畫,王馨妤則是將司法官考試擺在一邊,她們都沒想到會「走上這一條路。」陳其農說,「因為還年輕,應該做一些事情,相信現在做的事情將來會有影響力的。」

「苑子裡的慢生活」、「格外有意思」等團隊每個月回到台大,互相分享最新進度、遭遇的困難,以及未來的計畫,陳東升熱心給予支持,並鼓勵他們運用社會創新方法解決社會問題。

這群年輕人關心農村生態、糧食安全、糧食自主與食物浪費等問題,他們創意無窮,用自己方式進行社會實踐。

#台灣 #蔬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