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表達「不同意見」的自由,這也是民主自由台灣之所以可貴且令人值得好好細心愛惜的原因。然而,媒體報導,日前才剛剛揭幕啟用故宮南院的十二生肖獸首裝置藝術,遭到所謂「台灣國辦公室」創辦人王獻極及陳儀庭、陳妙婷等3人的潑漆破壞,他們認為十二生肖獸首代表中國文化有「統戰」的意味,獸首不應「侵門踏戶」地出現在故宮南院,因此決定採取激烈的手段,就算是觸法也在所不惜云云。

令人搖頭三嘆既自大自卑又狂妄無知的是,負責潑漆龍首、馬首且在底座噴上「文化統戰」的陳姓「雙傻」,在保全人員發現攔住2人後表示,他們會等警方前來調查處理不會逃離,對此,南院處長王士聖則臉色鐵青表示,「非常嚴重的遺憾」,並指2人的思想太過狹隘。坦白說,他們的行為恰好正顯示出所謂神聖台獨行動下的飄渺虛偽與無奈無力感,原來,「台灣國」辦公室的哲學邏輯論辯能力竟是如此的淺薄。

講白了,之所以稱兩位陳姓男、女是雙傻的原因主要就是,這種現行犯的違法舉動,原本理應帶頭身先士卒的王獻極並沒有「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的擔當與勇氣,竟是技巧地讓雙傻成為台諺下「別人的孩子,死不完」的替罪羔羊,這是何等的狡猾與賤人就是矯情。其次,令人憂心的是,他們所展現出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無腦舉措,其實正可能坐實且合理化日後中共所有對台可能的政、軍軟硬動作。

第三,更令人不齒的是,他們不先去抗議並要求他們的精神外遇政治盟友,民進黨蔡英文主席的「維持現狀說」,或是所謂維護現行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論述,這樣的潑漆「如果不是在欺騙台灣人民,還有什麼不是在欺騙台灣人民」呢?準此,姑且不論他們沒有包容不同意見的民主風度不說,可怕的是,他們那種自嗨式的「自我感覺良好」,正「弔詭地」悄悄侵噬掉主張台獨意識的最後殘餘價值與理想。

#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