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認為閱讀英文用左腦、閱讀中文用右腦,但其實這是迷思。由台灣、美國、以色列及西班牙等4國18個學者,歷經4年,以漢語(中文)、英語、希伯來語和西班牙語等進行跨語文比較的腦造影證據顯示,閱讀這4種語文都是用左腦。

對這樣結果,陽明大學校長梁賡義說,中風病人常失去語言功能,現在知道語言和腦部運作的關係,有助於醫界協助病人進行復健。中央大學校長周景揚說,有些種族特別有智慧,不知是否跟語言有關,值得研究。

過去不少人認為,中文是象形,英文是拼音,所以中文閱讀往往被視為將圖像與意義連結,運用右腦完成,至於英文閱讀則是拼音與意義連結,運用左腦完成。

中央研究院院士曾志朗帶領中央、陽明、交大、北醫大的學者,與美國、以色列及西班牙的團隊合作研究,瞭解閱讀、書寫、計算的跨語言大腦功能運作,結果刊登在新一期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

曾志朗表示,台灣、美國、以色列及西班牙的科學團隊,透過跨國、跨語文的腦造影研究,顯示人類所有語文閱讀和書寫的運作,都在左腦。這項研究對漢語、英語、希伯來語及西班牙語的使用者各21人進行。

參與研究的台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系副教授李俊仁說,他們採用的4種語言,字形和字音的對應差異極大,中文是字音字形對應極差的文字系統,西班牙文則是字音字形對應完全一致,西伯來文及英文則介於兩者之間。實驗結果顯示,在聽覺及視覺的詞彙處理上,不同語言間的大腦功能運作,卻是非常一致。

另位參與者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吳嫻說,研究顯示學習語言都靠左腦,因此,坊間靠圖像學中文、靠圖畫背英文,都沒有用,而是要先學會念、再理解字詞背後的規則和邏輯,才比較有效。

此外,有些家長認為右腦和想像力有關,因此要小孩用左手寫字以刺激右腦。不過吳嫻說,這只能讓小孩左手指變靈活,不會更有想像力。

#語言 #中文 #運作 #美國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