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到紐約法拉盛一家老人復健中心探望92歲新聞界老前輩龔選舞。我每次去看他,總會帶有關四川文史的書給他解解鄉愁。那天他的精神和氣色都不錯,我們聊了一些有趣的事。

40、50年前,龔和11位朋友合夥在紐約林肯中心附近開了一家中餐館「月圓餐廳」,馬友友的父親馬孝駿是股東之一。有陣子餐廳生意不好,馬孝駿就叫馬友友坐在餐廳門口拉琴以招徠客人,10幾歲的馬友友感到很委屈,邊拉邊流淚。馬友友7歲時曾由大指揮家李奧納德‧伯恩斯坦親自介紹給美國名流聽眾,甘迺迪總統即在台下聆聽演奏。「月圓」開了7、8年就關門,我問龔老當時投資多少錢?他說5000美元。我再問道:有沒有賺一點?龔老說連一毛錢都沒拿回來。我們相視大笑。

我在閒聊時,有意提到最近過世的龔老老同事兼老朋友徐佳士。龔老說,徐大他2歲,低他1班,徐讀新聞,龔老念法政。龔老問我:「他(指徐)還在台北吧?」因不久前龔老的朋友、老報人戴潮聲才在紐約病逝,我沒有勇氣說實話,只好說:「是。」徐佳士為龔老的著作《龔選舞回憶》寫序,裡面提到大陸變色前他們在南京《中央日報》目睹時代劇變的歲月,徐跑社會新聞,龔採訪政治要聞。徐說:「他(指龔)的表現十分出色,連要求異常嚴格的採訪主任陸大聲(鏗)都顯然十分滿意,有重大任務時,時常就派給選舞去扛肩。」陸鏗欣賞龔選舞,就把小姨子(楊惜玉)介紹給龔老。龔老夫婦同庚,現都住紐約皇后區。

龔老說,他從中央政校(政大前身)畢業時,填了3個就業志願,第一是銓敘部,第二是立法院,第三是《中央日報》。第一和第二志願沒缺,只好試試《中央日報》。但《中央日報》社長馬星野不用龔選舞,主要原因可能與龔老不是新聞系科班出身有關。有一天,龔老碰到老師程天放,時任政校教育長的程氏知道龔老被《中央日報》拒絕後,就打電話給馬星野。馬氏很客氣地問程先生最近好不好?程氏答道:很不好!馬問為什麼?程說,我的學生龔選舞,你都不用,怎麼會好!馬即刻說,請您通知龔選舞明天來報社。從此改變了龔老的人生走向。

我問龔老,50年代末《中央日報》為什麼派他去巴黎當駐歐特派員?龔老說,蔣介石有次開會表示,《中央日報》應加強歐洲事務報導,報社高層即決定派他去。當時正值大陸鬧人為大饑荒,千百萬人餓死,龔老夫婦寄了好幾桶豬油給陸鏗(仍在牢中)的妻子楊惜珍。龔老在巴黎時,常接待來自台灣的高官、大學校長、教授和新聞同業。龔老說,他們一到花都就急著要去看脫衣舞,只有台大校長錢思亮不看。

龔老說他自己年輕時有酒膽、無酒量。50年代的一個大熱天,曾和一批記者(包括《中央日報》軍事記者劉毅夫)跟蔣經國一起牛飲,小蔣喝到打赤膊灌金門高粱。又有一次,龔老偕一批記者陪省主席周至柔喝周氏從大陸帶來的幾罈陳年黃酒,記者個個喝到「陣亡」在地板上,只有酒量奇佳的周公一個人微醺,欣賞地板上的奇景。

龔老說他在政校時聽慣了江浙口音,後來聽蔣介石、陳誠等大官說話都沒問題。龔老除了聽力好,記筆記的能力更強。有次,陳誠即席演講,講完後看龔老的紀錄,只改1、2個字。不久,陳誠要龔老當他的祕書,龔老婉謝。前外長沈昌煥亦極為賞識龔老的中文造詣,也要龔老當他的祕書,甚至帶龔老到部長辦公室,指著一張桌子說:「你就坐那個位子。」龔老以「吃報飯」為榮,不想換工作。

把興亡看飽的老報人越來越少了。祝福龔老伉儷壽比南山!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不開車,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一批 #大陸 #龔老 #陳誠 #中央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