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前周六的選舉,民進黨不論在總統大選或立委改選,都獲得壓倒性的勝利。蔡英文不只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性總統,民進黨更首度獲得完全執政的機會。不過從選舉結果出爐迄今,即先後出現內閣依慣例總辭,但閣揆毛治國卻堅決求去,導致可能出現長達四個月政治空窗期的問題;另外新科立委尚未報到,但卻爆出立法院祕書長林錫山涉貪遭到羈押的事件。這兩起事件,一定程度顯示蔡英文於5月20日接任總統後,無可避免將面對行政和立法兩大部門要如何去汙除弊,而後蔡總統的治國理念和抱負才有可能推動落實的課題。

談到行政體系、政府施政的除弊革新,歸納起來,我們認為以下四個方面是應優先檢討、面對、調整的:

首先,自然是要如何因應毛治國堅決求去所可能出現政治空窗期的議題。其中既牽涉到如由新國會的多數黨出來組閣是否合憲的問題,但也觸及看守內閣應為與不應為的分際,以及民進黨積極主張的應優先制訂卸任總統交接條例。但我們認為真正的關鍵在於,台灣能否承受長達四個月行政體系消極不作為的時間成本代價。而自然,這些相關議題,也凸顯新政府確有必要把政黨輪替、新舊政府交替的權責關係予以法制化,以避免爭議一再重演與虛耗。

其次,總結馬政府八年主政期間諸多施政不孚民意期求的前車之鑑,我們除了期待新政府應不分黨派的廣納人才之外,馬政府時代遴選內閣閣員的「博士迷思」,也應務實調整。畢竟光有學理卻缺乏實務歷練、實踐檢驗,往往就會出現施政誤差與人才耗損的雙輸結局。

再者,在施政風格上,馬政府最大的罩門就是缺乏決斷的魄力,以及過份牽就、討好民粹意見,最後往往自陷兩面不討好以及進退失據的窘境。我們期待新政府施政一方面要有去民粹化的勇氣和擔當,另方面也不能光喊口號卻無能落實。同時在推動新政改革之際,更不應該只是考量當下的立竿見影效應,而要有兼顧長治久安的視野和配套規劃。譬如馬政府任內推出證所稅改革案,出發點可說充滿理想,但最後卻鎩羽而歸,可為殷鑑。展望新政府理應堅持非核家園的理念,但如果無法化解廢核後的缺電問題,則不只是理念淪為空談,對台灣的經濟競爭力更將是災難性的後果。

除此之外,行政效率的提升也不容忽視。尤其在今天國際競爭加劇,網路發展日新月異之下,政府施政如果無法掌握時效,就會成為進步發展的絆腳石。

行政體系的除弊革新,固然是新政府的當急之務,但立法部門的除弊革新,同樣也不容輕忽。事實上,發生立法院祕書長涉貪弊案,某種意義上來說只是反映當前國會黑洞的冰山一角而已。從而,推動國會改革,在朝野都有基本共識下,期待祕書長弊案一事能夠成為落實國會改革的新契機。

然則,當前的國會運作又存在那些積弊而亟待改革呢?歸納起來,最被詬病的,自然是議事協商機制的紛亂和缺乏透明度。目前的政黨協商機制,本意是在提升議事效率,但是實際的運作卻是只要在委員會審議階段遇有爭議條文,未經充分討論辯證就予保留交付政黨協商,而政黨協商階段則充滿利益交換的權謀考量。同時,政黨協商機制的無限上綱,其實也剝奪及弱化了委員會審議法案的專業職能,致使立法品質窳劣不堪。從而,國會改革的第一要務,就應檢討目前形同黑箱作業的政黨協商機制之改革調整。

其次,立法效率不彰也是大家詬病的另一焦點。最顯著的案例莫過於有關政府組織再造的相關法案,審議了一、二十年,到目前都還未能完全定案,立院的失能與立委的失職,自然也須因應民意有所改革。

此外,近年來立委的職權行使往往過度膨脹自我,不只是逾越行政、立法之間的權界,干擾政務的推動,甚至從監督變為羞辱或為私利施壓,造成行政立法雙輸之局。

經由最新民意產生的新總統和新國會,如何清除積弊,讓國人一新耳目,全民都應聽其言並觀其行,讓台灣終結內耗空轉,航向新境界。

#總統 #立委 #馬政府 #改革 #政黨協商 #新政府 #施政 #立法 #新政 #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