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主委石世豪。(本報系資料照片)
NCC主委石世豪。(本報系資料照片)
1月29日,Netflix亞太區媒體關係經理安沃林(Anne Wallin)介紹相關資訊。(本報系記者羅永銘攝)
1月29日,Netflix亞太區媒體關係經理安沃林(Anne Wallin)介紹相關資訊。(本報系記者羅永銘攝)

科技日新月益,但法律需要冗長繁雜的立法過程,往往造成尖端科技發展快速,卻來不及立法管理的窘境。透過網路向用戶提供各種服務,尤其是影視節目內容的OTT(Over The Top)平台發展,台灣目前就處於管理無法可據,僅由相關部會依其網路平台、服務內容的關聯性,各自管轄。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任委員石世豪2015年12月在立法院接受立委質詢時,曾明確表示OTT系列的法律爭議由來已久,美國曾打過著作權的官司,但最後仍無法禁止這項科技的發展;目前全世界的管制者也都面臨電信業者及有線電視業者抗議不公的現象。

在台上線 公文跑不完

這不是只有台灣面對的現象,而是包括大陸、美國、歐盟等OTT高度發展國家,甚至是全球各國共同的問題。例如大陸是採取可控、可管模式,主要是由官方主管部門依據相關法規,實施牌照管理模式,只有牌照商有權在OTT TV播放內容,其他的機構(廣電、電信)必須取得牌照商合作辦法。

沒有跨部會的單一窗口及法令管轄,意味不論是台灣本土業者或境外業者的OTT要在台灣上線,就必須面對眾多管理單位的公文往返。

NCC法律事務處專門委員李文秀表示,如果OTT業者是透過電信商網路提供服務,屬於第二類電信事業,才得以由NCC管理,若是透過網際網路提供服務,沒有經過公共電信網,NCC的《廣播電視法》、《有線廣播電視法》及《衛星廣播電視法》(簡稱《廣電三法》)都與OTT的管理有一段距離,無法監管。

以歐盟標準 擬定法源

可是不管什麼模式提供服務,若節目內容涉及色情、暴力、譭謗,就統一由司法單位管理、處罰;提供服務的業者因為是公司,所以受經濟部管轄,但若是該公司有大陸資金或國外資金,則必須經過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的審核;而OTT獲利以及最大的門檻──付費機制,則屬於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的權責。

李文秀認為,網路科技一日千里,往往網站伺服器架設在國外,透過網路及各種不同的數位載具,提供全球服務,由哪個國家管轄,如何監管,是一個很大的議題。

NCC曾到歐美各國考察,最後決定以歐盟的標準為基礎,擬出《無線廣播電視事業與頻道事業管理條例》、《有線多頻道平台服務管理條例》、《電信事業法》、《電信基礎設施與資源管理法》及《電子通訊傳播法》等五部法典草案,(簡稱《匯流五法》草案),並已在2015年底送交立法院審議。

#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