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出訪日本,外界普遍認為是為了將於今年10月舉辦的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赴日取經。不過,即使到了日本柯文哲仍不改本色,鬧出了失言風波,聽在藝文人士耳中,尤其不是滋味。

24日在東京手作基地及3331千代田藝術中心,柯文哲市長將日方贈送的工藝品說是「這就是給那些窮極無聊的人玩的」。隨後又表示:「我是來看市政不是來看藝術的」。

倘若文化藝術是市府訪問團的考察重點,從柯文哲這次的表現來看,確實讓許多人擔心他在選前所承諾的文化政策是否會兌現。我想知道柯文哲口中說的「窮極無聊的人」到底在說誰?是支持文創商品的消費者嗎?還是從事文創產業的藝術工作者?柯文哲在選前說,要將台北市營造成一個「對藝術家友善的城市」,當選後卻把藝術家、文創工作者或是消費者當成窮極無聊的人,讓許多藝文界人士感到不可置信,不得不對於台北市文化藝術環境的發展感到憂心。

日本藝術文化領域的成就舉世皆知,藉由實地參訪吸取日方經驗,以作為未來施政方針,讓台北市更美更好,這是所有市民期望。因此,身為市長,不但應該「看藝術」,更應該以全方位的視點,檢視藝術與環境的依存與定位問題,進而思索如何讓傳統與當代及各領域的藝術在城市中共存共榮,這些都是市府團隊應該重視及面對的課題。

藝術本就是這次考察的重點項目之一,但柯文哲卻說「我是來看市政不是來看藝術的」。他似乎忘記自己選前提出的「柯P新政」,其中文化藝術的相關政見是一大亮點,怎麼當選後藝術就不是市政了。此外,不看藝術,如何去談城市美學?藝術與市政本是一個整體,不能將藝術獨立於市政之外,這應該是一個首善之都市長的基本認識。

除了失言風波,柯文哲上任以來還面臨許多文化資產保存爭議。柯文哲在日本盛讚東京城市美學,推崇東京車站保留歷史建築的做法,但對於南港瓶蓋工廠、福德平宅、嘉禾新村這些具有特殊歷史意義的老建築,卻又有全然不同的態度。柯文哲選前承諾南港瓶蓋工廠全區保留,選後卻反悔,面對質疑,柯竟稱:「以前說要反攻大陸,現在也沒有反攻大陸」,選前選後態度丕變不免讓人咋舌。

去年柯文哲又表示想拆除福德平宅,怕被抗議,指文資團體是「文化恐怖分子」,此言一出令許多守護台北文資及保留運動者徹底失望。當柯市長在日本高調讚頌日本文化資產保留的成功,批評台北市缺乏城市美學,一方面卻對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築欲除之而後快,真的搞不清楚到底哪個才是柯市長?

面對文化議題,一次又一次的失言與失信,目前雖然不會對於柯文哲本身造成致命的傷害,但長遠來看,失去了文化藝術群體的信任,是相當危險的,若不滿持續累積,一旦爆發,後續產生的衝擊將超乎想像。如果柯文哲不謙卑反省,減少失言並妥善處理爭議,「柯P旋風」還能持續多久,值得持續關注。而台北,未來將會是文化夢工廠,還是文化夢一場?

(作者為大陸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博士候選人)

#柯文哲 #日本 #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