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的塞車問題這幾天成了新聞,民調顯示柯P的滿意度已降為47.7%。無獨有偶,臉書的使用者數據顯示,與柯P有關的互動數中,正向互動比例已從一個月前的88%垂直墜落至這星期的57%。讀者或曰:「有這麼嚴重嗎?」的確,塞車或許沒有比颱風的黃水事件更嚴重,但它是滴水穿石的累積,終於形成柯P一年多來金剛不壞之身的破口。如同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宣揚的破窗理論,當阿基里斯之踵定位後,白色力量的神話就會一點一滴去魅,最終到人皆可批之的境地。

猶記前年選舉前夕,連勝文陣營推出的最後一支廣告,描繪著一年後的台北街景,公車脫班了、地上變髒了;很不幸地,廣告成了先知,塞車在捷運通車20年後再度成為天龍國人聚會遲到的藉口。塞車所造成的民怨早在去年10月就已經浮現了,1999與市長信箱的統計都顯示抱怨交通的通(封)數是之前同期的3倍以上。不知是市府內部誤以為這是小數據還是認為柯P的神功護體可以超越此大數據。

許多支持者認為柯P的崛起代表新政治的來臨,如今看來更像是「楚門的世界」台灣政壇版。在歷經去年烤肉架聯播式的超高媒體曝光後,柯P年初即以北高單車一日騎的壯舉,再創新聞熱度。但即便如此以近乎摧殘肉體的方式,彰顯不老青春與意志的勝利,在臉書的熱度也僅僅維持了一天半。這表示柯P的吸睛效用已呈現疲軟現象;如要持續高強度的曝光,下一次恐怕就要裸泳了。柯P往後作為只能更鹹更溼,然後就是無下限了。

柯P的窘境其實也像是數位匯流產業面臨OTT競爭時的兩難。業者一方面知道不轉型肯定逐漸流失顧客群,但一方面也害怕轉型侵蝕掉現有利潤基礎。柯P現在治理的失敗正是他當初誓言新政治的內涵,打倒舊權威,摒棄官僚體系。

然而城市治理不是智商高低的問題,它是牽涉到數百萬人每天生活的細節,沒有口號,只有執行,而且是數以萬計的公務人員每時每分瑣碎業務的執行。如果排斥官僚體系的運作,只會造成公務人員舉措無依,無法執行細節,進而瓦解治理的基盤。良善治理是不可能不理解官僚體系和其誘因結構的,但理解在某種程度也意味著同化,柯P及其策士或許擔心越來越向現在政治人物靠攏,而失去了原來吸引選民的不一樣特質。

所以偉大的治理是要能理解官僚,超越官僚,再回頭引領官僚,才有可能達成真正的政治革新。柯P能否像「楚門的世界」的金凱瑞一樣,最終決定告別鎂光燈,走向屬於他自己的真實人生,才是他跟官僚和解與共生,解決治理失能的契機。然而我們都知道,轉型是無比艱辛與痛苦的,成功是少數的例外。(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