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台灣的OTT(Over The Top)網路電視來說,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是本土業者最為百家爭鳴的年代,也是本土業者即將沉淪靜默的年代。

這是最好的年代,因為不管是美國或中國大陸的OTT業者,包括世界第一的知名領導品牌網飛(Netflix)及對岸最大的視頻網站愛奇藝,進入台灣的發展都還方興未艾,跨入的腳步還沒站穩;在此同時,這也是本土業者最為百家爭鳴的年代,台灣的各家電視台幾乎都在推動自己專屬的OTT平台,還有一些電信業者也積極投入,一時之間,台灣的本土OTT業者密度之高,可能又將成為世界前茅。

這是最壞的年代,因為OTT的發展關鍵,在於內容是否豐富及獨特,以及能不能透過大數據分析來掌握個別閱聽眾的喜好與需求,除此之外,前期的低價甚至免費促銷,也是關鍵,這些都需要有強大的資金規模作為支撐,而這偏偏是台灣業者的弱項。這也是本土業者即將沉淪靜默的年代,因為當世界級的競爭對手到來了,全台灣團結對抗都要非常艱苦才能獲勝,更何況備多力分?在要付費的情況下,每一位使用者只會選擇一家最理想的OTT業者,於是不難想像,整個台灣市場最後必將只剩下1至3家主要OTT業者存活。

如果台灣未來只剩下3家主要的OTT業者,那麼勝出的會是雖然目前只有台灣影片幾百部,但是總影片數量世界第一,而且「紙牌屋」等自製戲劇叫好又叫座的網飛?還是雖然目前台灣影片也不多,但是挾著同文同種的優勢,大陸戲劇、電影及綜藝節目不計其數,這幾年又積極投入自製劇的愛奇藝?

又或者,會不會是某一家本土OTT業者,最後憑著自家電視台原有的戲劇與綜藝節目當成主要「菜底」,加上有限預算買來的內容,終於竟會成為這場台灣OTT大戰最後的贏家?

如果沒有意外,依照目前的競爭態勢來看,今年過後,局勢就會非常明朗了,到時台灣的業者最多只能依附加入境外OTT強權的陣營,名存實亡,再也沒有獨立自主的機會。到那時,不只台灣的OTT及影視產業不會再有復興的機會,連帶著連台灣的本土文化也將會失去自主性。

今年是2016年,我們有機會見證台灣的網路電視末年。當然,我們也有機會把握最後的時間,努力改變原本的悲傷歷史。只要政府願意參考日、韓經驗,積極出面整合,推動設立一個開放的OTT平台來整合本土業者的力量,如此一來,台灣才有希望。

(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中央廣播電台總台長)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