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談論數位匯流已有一段時間,從政府到學界,從業者到民間,大家逐漸從臉書、手機的APP、網路上各式各樣的影音內容,對這個有點艱澀的名詞找到自己的解釋。通訊與傳播之間原有的鴻溝,隨著彼此之間的跨業經營與相互合作,對於原本不確定的未來找到了一線曙光。而眾人在享受更為豐富且便利的資訊服務之際,這個「匯流」的形成必須事前醞釀極高的能量,方能提供穩定、高品質的服務。

數位匯流的持續發展植基於技術的進步以及穩定的投資,而政府要做的,就是鼓勵各種技術與資金的投入,同時也應保障消費者的利益。前者興利的做法,不外乎建構透明且公開的程序,讓合法資金挹注匯流的發展,間接使得營運者得以提供更為優質的服務;後者除弊的方向,則應審視消費者的權利是否受到不當剝奪,基於公平正義,積極維護消費者利益。然而,目前廣電三法中的黨政軍條款,在這數位匯流發展之際,對於資金投入者形成一道看不見的高牆,違反規定者將處罰「被投資者」的畸形結果,不只造成企業困擾,政府也深受其擾,實有盡速改正的必要。

數位匯流是一種全球化的具體呈現。近來國外OTT業者如Netflix大舉進入台灣,國內眾多業者因規模小、資金匱乏,對於這種競爭態勢大家都是草木皆兵,不敢鬆懈。匯流過程中,國內企業為提供多元服務而進行體質轉型已屬必然,無論是近來鬧得沸沸揚揚的遠傳電信以公司債投資中嘉案,或是亞太電信呂芳銘董事長以個人名義購入台灣寬頻通訊(TBC)母公司股權,皆可看出企業對數位匯流的焦急,但更凸顯黨政軍條款的不合時宜。

NCC所草擬的「匯流五法」已於去年年底送行政院審查,雖然條文內容尚有討論空間,但在面臨各種技術與應用發展的趨勢下,諸如大數據、物聯網等,數位匯流的蛻變已刻不容緩,對於通傳會持續推動數位匯流的本意,本人表達贊同;再加上我國正值積極加入TPP、RCEP等國際組織之際,建立透明且公開的投資審議機制,自是吸引國外資金進入台灣的最佳時刻。

數位匯流的目的在於促進競爭。面對各種網路服務的推陳出新,2015年歐美在通訊傳播規管制度上都有突破性的進展。上周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慶祝電信法施行20周年,而台灣16日也慶祝NCC成立10周年,這兩單位都是為了共同的目的而存在,那就是促進競爭,唯有鼓勵更多、更優質的業者投入市場,透過市場競爭,消費者才能有多元的選擇而獲得更好的服務。

數位匯流的結果不是造成業者與消費者的對立,也不是業者作為營利的一種口號。匯流推動產業改造,如何引進穩定的資金以提升網路品質是業者目前的燃眉之急,而中嘉案本身應被理解為一項單純的外資交易案,是面對困擾的黨政軍條款下業者的脫困之道,正本清源之道應是矯正不合時宜的法律,讓國內產業盡速升級。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傳播系助理教授)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