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出版的《餘生》一書,可以讓台灣人民為李登輝做最後一次的檢驗。做為一生都在背叛自己的人,到了晚年,總是需要一個內心的歸宿,尋求歷史對他的寬恕與肯定。李登輝選擇的不是台灣,而是在日本的歷史中留下定位。

李登輝在書中稱,蔣經國看上他,是因為他有日本人的特質,對工作有責任感、誠實做事、不說謊。真的如此嗎?李登輝一生都不誠實,沒有責任感。李登輝曾驕傲說,他是用血書宣示加入日本皇軍。他效忠過日本天皇,加入過共產黨,後來又背叛他的同志,加入國民黨,因緣際會擔任中華民國總統,但他卻讚揚皇民史觀,附和軍國主義,完全無視於軍國主義曾為中華民國帶來災難。他主張釣魚台列嶼是日本的,並嘲笑朝野對此事的無知。

李登輝在晚年時,一方面用「我不是我的我」來逃避面對真正的自我,一方面不斷以媚日言論來向日本輸誠。李登輝尋求的是自己在日本史上的歷史地位,因此,他選擇為日本的殖民侵略塗脂擦粉,決定要在釣魚台主權領土上捍衛天皇的利益。

李登輝其實完全沒有武士道精神,也缺少日本文化中應有的忠誠,他一生都在背叛、欺騙,試圖做過日本臣民、共產黨員、國民黨員、台灣人的李登輝。在日據時期,那個絕大多數台灣人民抗日或無奈做順民的被殖民年代,李登輝卻以皇民自豪。在那個中國處於內戰的年代,他已經了解到,加入共產黨是個可以選擇的戰略賭注。但是當兩岸分治已成常態,他認為國民黨才是他權力與利益的歸宿。

他可以為了鞏固在國民黨內的權力而高喊統一,也可以為了政治影響力而與黑金結合。當他站穩國民黨籍總統的職位時,卻對摧毀國民黨向來不手軟。卸任以後為了自保,轉以台獨教父自許。他經常將「台灣人的悲哀」、「台灣主體性」掛在嘴邊,也曾經幻想做台獨教父,然而他卻同時高調地對日本殖民所為諂媚,譏諷婦安婦是自願的。

李登輝可以完全隨環境變化而改變其信仰與忠誠。當他慢慢了解,台獨愈來愈不可能成氣候,他的言論開始再往日本靠攏。在其餘生,他為了向日本證明他比日本人更日本人,不惜踐踏台灣人民的尊嚴,更為了向日本輸誠表忠,也不再主張釣魚台列嶼屬於台灣。李登輝已經決定放棄做為台獨之父,而轉為將台灣做為他向日本歷史輸誠祭祀的獻禮。他自己清楚地知道,他一生的「德行」與作為,不僅難容於中國史,也難容於台灣史,但是他在意的是,可否在日本的歷史中留下一些肯定的文字。

李登輝可以選擇對其歷史定位進行投機式的操作,但他以前總統之尊,每次背信忘義、不知羞恥、背叛國人的言行仍能得到泛綠人士的支持,甚而為他緩頰,問政請安者依然絡繹不絕,並引以為傲。台灣的公廟特別多,忠孝節義更是民間價值的支柱,試問,如果我們的社會可以容許李登輝如此德行,那麼台灣的善良價值還剩下什麼呢?(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李登輝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