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瀛台,圖為2014年11月習近平(中)與歐巴馬(左)之「瀛台夜話」。(本報系資料照片)
中南海瀛台,圖為2014年11月習近平(中)與歐巴馬(左)之「瀛台夜話」。(本報系資料照片)
1979年1月29日鄧小平(中右)以副總理身分訪美,卡特總統在鄧的後方陪同檢閱儀隊。(新華社資料照片)
1979年1月29日鄧小平(中右)以副總理身分訪美,卡特總統在鄧的後方陪同檢閱儀隊。(新華社資料照片)
鄧小平與習近平
鄧小平與習近平

對中國人而言,在哪裡會面、實體環境要傳遞什麼訊息,都是選定舞台的一部分。

在談判中,有時候承認自己弱、反而合乎北京利益。北京在和美國及關稅貿易總協定/世界貿易組織就加入此一全球貿易組織長達15年的馬拉松談判(終於在2001年加入),中國一直主張由於它的經濟仍然虛弱,應該被列為「開發中國家」,入會條件應該比更開發的經濟體來得寬鬆。

示弱可迴避不方便

同樣地,聲稱缺乏外交影響力也可以迴避不方便的要求。北京經常聲稱,它對華府希望它去施加壓力的國家,沒有影響力──比如,1970年代說它對北越沒有影響力、1990年代和新世紀說對北韓使不上力、從2000年起又說,對伊朗研發核武器一案愛莫能助。

有時候中國無能為力是真的。鄧小平1980年4月最早和世界銀行總裁麥納馬拉互動,他就利用中國低度開發為主要理由,爭取世界銀行盡早、大量資助中國。我們之前已經提到,麥納馬拉很訝異鄧小平直言承認中國不行。我不曉得鄧小平是否曉得麥納馬拉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到過中國。這位前任國防部長、世界銀行總裁似乎藉由積極參與國際開發工作,尤其是他對中國在二戰表現有正面的印象,找到對自己先前進行越戰的救贖。

同樣地,卡特總統在1949年服役海軍時曾到過青島,親眼目睹戰亂中國的景象,深受撼動──很明顯的衰弱、但同時又有極大的潛力。早年接觸到衰弱且因戰亂受苦的中國,加上身為虔誠基督徒的道德責任意識,可能是影響美方談判的因素;中國人經常把他們的牌打得很好。

卡特回憶說:「有一次我們在討論遠東時,我提到我國人民對中國人民有深刻、自然的感情。在場大多數人笑了起來,我感到困惑、也有點尷尬。隔了一會兒我才想到不是每個人都把到中國的傳教士當做英雄,而且小時候也沒有周復一周、年復一年,持續捐個1分錢或5分錢給中國小孩蓋學校和醫院。」

和「中國是個開發中國家」相同的論點,就是「中國的衰弱非常危險」這個說法。它的意思就是:「過分催逼改革可能打亂全局,對中國人和外國人都造成傷害。」李嵐清副總理說得很清楚扼要──「中國經濟發展對世界和平很重要。瞧瞧南斯拉夫。我們不希望再有一個南斯拉夫。如果我們失敗了,我們造成的麻煩會是南斯拉夫的百倍以上。」

有位非常資深的外事官員在1990年代末期,對美國外交政策期刊編輯談話時也有同樣的說法:「有人談到中國威脅。餓肚子的中國人才是威脅!北韓人口不多,它要求援助,但是國際社會無法滿足他們的要求。『因此,你可以想像,如果中國陷入危機──那才是真正的中國威脅。』」

總而言之,談判一開始,如何架構力量等式是個關鍵。有時候你會遇上強大、團結的中國;有時候又是需要援助的中國,而由於過去的不正義或是基於善心,你有義務要協助它。還有些時候,中國和它的對話方可能要以平等地位處理一個共同問題──這個問題大到不是任何一方可以單獨處理,但雙方可以合作處理。在互動一開始如何界定力量關係,可以預示可能的劇本及結果。

第三個關鍵方面:是確定談判場域。

中國非常重視的第三個層面是談判進行的場域。訂定場域時,至少有兩方面北京認為最有助於達成其目標:一是設定實質的和心理的舞台,一是界定上談判桌的各方代表。

和中國人談判有一部分像是在唱戲。通常我們要打交道的領導人事先已考慮到會議要在哪裡舉行──通常寧願挑選在中國。地點通常規模宏偉、細節豐富,而且井然有序,讓訪客覺得優雅高貴──衣飾整齊的女服務員在茉莉花香中殷殷為客人奉茶。

房間的裝飾通常似乎刻意精選、以加強中方想要傳達的訊息──例如,討論台灣問題就選在人民大會堂台灣廳舉行。領導人指著牆上的字畫加強印象,比如促請對方「採取長期戰略觀點」、要從高處看事情,他會指著畫中的山巒景色做譬喻。當你進入中南海時、或是趨前走向中國領導人時,似乎沒有什麼安全人員環伺(其實到處都是便衣隨扈),傳遞的是絕對的自信。

積極營造實體環境

要到中南海瀛台的閣樓去見中國國家主席,得先坐車經過曲折之路,才到高高隆起的這棟傳統建築,主席像個鬼魂一樣出來迎客,這個效果就是要傳遞秩序、控制、主宰、高高在上及威嚴的清楚意義──或許在討論開始前就先震懾住訪客。對中國人而言,在哪裡會面、實體環境要傳遞什麼訊息,都是選定舞台的一部分。

營造實體環境還有第二個考量,它與前者也有密切關聯,那就是在如此壯觀、從容和殷切款待下,也或明或暗地期待這樣的招待會得到訪客的回報、或至少尊重。江澤民在中南海瀛台會見一個美國高階訪問團時表示:「孟子說,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我在這次會談筆記之前加了一段評註,描述此一實體環境的影響:「江澤民主席像皇帝般地在門口迎客──會議充滿了仙氣。」(待續)

#中國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