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上海舉行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最終並沒有如部分外銀預期,讓各國採取「弱化美元」的聯合行動,弱化美元其實就是讓人民幣升值,如同1985年簽定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一般;大陸也表示,不會因為外在壓力而讓人民幣大幅升值,也不會為了短期的經濟效益,而讓人民幣一次性大幅貶值。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公開表示,這次的G20會議,「並不存在簽署『新廣場協議』的條件。」

由於大陸正努力進行經濟轉型,由過往的投資主導型轉變為消費主導型,因此大陸的匯率政策在這次的G20會議中,並沒有遭到太多責難。當然,必須承認,做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貿易國(再加上軍事強國),比起30年前的日本,今天的大陸在國際經濟系統與貨幣政策上,已擁有更多的話語權;更何況,有日本做為前車之鑑,大陸怎麼可能會同意複製《廣場協議》呢?

1985年,為解決美國巨額的貿易赤字,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及西德等5個已開發國家的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在美國紐約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後,簽署了所謂的《廣場協議》,促使美元兌日圓以及當時的德國(西德)馬克等主要貨幣貶值。結果不但造成日圓大幅升值,也促使台幣一路升值到曾經最高24.62元台幣兌換1美元(1990年);可以說,《廣場協議》不但讓日本承受了「失去的20年」,台灣經濟也開始反轉。

人民幣改制後,匯率不再盯住單一美元,而是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管理式的浮動匯率制度,因此人民幣的匯率機制已更富彈性。

此外,美國升息的腳步放緩、美元升值受到限制,人民幣貶值的壓力相對減輕。但是各國經濟狀況都不佳,G20會議擔心的貨幣競爭性貶值現象,恐怕還是有機會出現。

#大陸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