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當選總統後,一連串試圖改善兩岸關係的做法,讓許多原來擔心兩岸情勢失控的觀察者,稍稍鬆了一口氣。但這只是「稍稍」鬆了一口氣,絕不代表可以放心。特別是蔡英文在九二共識問題上始終未鬆口,紅綠之間又缺乏互信,互信不足就很難有效對話,兩岸未來充滿不確定風險。此刻蔡英文最迫切、最優先的工作是,趕快把領導國家的地基打起來,所謂國家地基,就是《中華民國憲法》。

大陸外長王毅提出「憲法說」忽略未提「九二共識」,被部分學者、觀察家錯誤解讀,認為「已為蔡英文不正面接受九二共識,打開了一扇門。」雖然立即遭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評為「過度解讀」,並強調兩岸關係核心是「兩岸同屬一中」,大陸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更刻意重提「九二共識、反對台獨」,有為王毅說法「降溫」之意。但了解大陸高層兩岸政策脈絡者可知,王毅釋出的訊息,當然不能過度的解讀為開一扇門,但至少已開了一扇窗,這扇窗透出一喜一憂的兩個變化訊息。

喜者,北京隱約釋出了一個善意的台階,讓路給堅持否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亦即對「九二共識」這個名詞,大陸並非鐵板一塊;可憂的是,在九二共識外衣下,大陸方面堅持的核心仍然鐵板一塊,就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從綠營的政治生態言,「一個中國」的政治殺傷力,恐怕不低於「九二共識」。

蔡英文如何在兩個鐵板夾縫中開出一條新路,絕非輕鬆容易。我們認為,唯一解方,是表裡如一回到《中華民國憲法》。從選前半年開始,蔡英文與民進黨即主打「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牌」,這是民進黨轉型正確的第一哩路,卻不會是最後一哩路。接下來民進黨的功課,是要把「中華民國憲政體制」這張牌論述明確,並具體與兩岸論述與內政作為相連結,而且表裡如一。

首先,既然是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就應一切有文有本按憲法談兩岸。《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明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這可以說是「一國兩區」的直接入憲,而一國兩區,就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概念延展。這樣的概念,也為大法官會議第329號解釋認定,理由書即指出:「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間訂定之協議」、「非本解釋所稱之國際書面協定」,前句指確認「一國兩區」,後句確認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

《中華民國憲法》是蔡英文兩岸航向轉彎的最重要、最可靠、也是最有說服力的導航器,藍營選民不會反對;對綠營選民,蔡英文應運用新上任執政蜜月的高支持度與正當性基礎,去說服他們「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當然,她還得在黨內展現超凡的領導力,以及對時代力量支持者展現有別於馬英九的溝通力。

遵行了「憲法文本」後,就可為兩岸關係打下鋼筋水泥地基。接下來,蔡英文不妨回到馬英九建構的「主權互不承認、治權互不否認」兩岸論述,搭起她與習近平間的默契地基。在兩岸簽署和平協議前,大陸尚不可能「明示」承認《中華民國憲法》,但不代表蔡英文不能夠延續馬英九繼續促使大陸「默示」或不否認《中華民國憲法》。

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明確掌握兩岸政治探戈中的進退節奏。以馬英九時代的兩岸官方交流為例,在元首級的兩岸領導人會面,習近平堅持稱馬英九為馬先生,這是在「主權」上不願明示承認的表現,但在陸委會與國台辦的交流上,則大方以我方官員的官銜「主委」稱之,這已經可視為治權上的不否認,甚至承認。

民進黨政府如果好好掌握兩岸關係眉角,循序漸進與大陸培養互信關係,也將可以發展出屬於蔡英文自己的歷史成就。具體而言,蔡英文可以在馬英九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兩岸「主權共享」與「治權競合」關係。當前不必過分催促大陸明示主權立場讓步,但可維持「默示」的主權共享與互相尊重,如默認台灣以適當身分參與國際組織或活動;在治權上,可發展與大陸既競爭又合作,可進可退,更有延展性與可操作性的新論述。兩岸治權的合作必有利於台灣國計民生。

一旦累積足夠互信,歷史來到關鍵機會點,兩岸未嘗不能完成主權共享模式與機制,並完成法理工程。不過,前提是蔡英文政府520成立後能否穩固兩岸關係地基,而其水泥料源就是《中華民國憲法》。 (系列完)

#蔡英文 #兩岸關係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