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嚴家淦(左)在二二八事件中也險遭不測,圖為民國66年國慶日與行政院長蔣經國(右)高呼口號。(本報系資料照片)
前總統嚴家淦(左)在二二八事件中也險遭不測,圖為民國66年國慶日與行政院長蔣經國(右)高呼口號。(本報系資料照片)
二二八事件時群眾在專賣局門口集結。(摘自網路)
二二八事件時群眾在專賣局門口集結。(摘自網路)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花蓮也有一些自海外返台的退伍軍人,拿著武士刀要追殺外省人。

民國36年2月27日之後部分記載:「暴徒有使用機槍、迫擊炮、手榴彈等武器,並以兒童作為掩護。(桃園)縣府人員退守警察局,不肯繳械,暴徒遂向警局圍攻,以機槍、步槍混合掃射。」(《台灣暴徒事件紀實》,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新聞室著)

輕則毆辱重則打死

「當晚利用由彰化、員林、大甲運來之武裝暴徒,及埔里開來之少數高山族,集中市區公私車輛,以手榴彈、機關槍,分別襲擊各軍事機關。」(《台灣月刊》第6期)

「(台南縣)暴徒持機槍3架,迫擊炮2架,至新營及其他各區流竄,搶奪槍械財物。」「暴徒乘坐消防車一輛,以兒童為掩護,中裝武器,企圖向長官公署進擊。」(《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

「(民軍)武器:重機槍20餘挺、輕機槍百餘挺、步槍約1萬枝、彈藥約300萬發 、手榴彈由大埔接收5千個,又在東勢接收約4千人,小型炮在東勢大埔2處國軍處繳獲20餘門。」(《二二八事件資料集》)

「將外省婦女衣服脫盡,遊街示眾。」「萬華車站有一個穿旗袍的少婦被暴徒脫去衣褲,迫令裸體跳舞。」「在新竹縣政府的桃園,被羈囚於大廟、警察局官舍與忠烈祠後山3地之外省人,內有5個女眷被台灣一群流氓浪人強行姦汙後,那5位女眷於羞辱之餘,均憤極自縊殉難。」

「大溪鎮國民學校女教員被暴徒輪姦,經高山族女參議員李月嬌救護始脫險。」「孕婦劉氏被暴徒用日本之武士刀對準腹部插入,立時斃命。」「太平町有某公務員之妻懷孕將產,被暴徒剖腹,將胎兒取出擲地。」(《台灣事變內幕記》,唐賢龍著)

「有些流氓模樣青壯年,仿效日本人頭綁白布巾,口罵『支那人』、『清國奴』,不分青紅皂白找外省人毆打出氣。連就讀於台北女師附小的小孩也無法倖免,慘遭拳打腳踢後,還被推入學校前的深溝中。」(《愛憎二二八》序言,戴國煇、葉云云著)

「一外省籍之5歲小孩,隨母出街,為暴徒瞥見,……此小孩亦被暴徒用力扭轉面部,倒置背後,即時氣絕斃命。又一小孩被暴徒將雙腳提起倒吊,頭部猛向地上猛擊斃命。」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花蓮也有一些自海外返台的退伍軍人,拿著武士刀要追殺外省人。」「他們(本省人)考驗你是否『阿山』(外省人)的方法,一是說台灣話,二是說日本話,三是唱日本國歌,有一項考不來,那一定是『阿山』無疑,於是輕則毆辱,重則打死。」「下午情形更為嚴重,街上之穿中山裝、西裝及說外省話者多被毆打。」(《二二八研究續集》,夏奕)

「2月28日當天整座台北城,鑼鼓喧天,……一時秩序大亂,場面失控,凡是穿著長袍馬掛者一律被毆打得遍體鱗傷,抱頭鼠竄。」

「早上11點,台北新公園,除了打死10幾個外省人,毆傷20幾個公務員外,更有一年輕少婦,攙了她3歲多小孩子,正想由偏僻小道回家時,卻被幾個流氓攔住了,對她盡情調戲,一刀將她的嘴巴剖開,割裂到耳朵邊,然後將她剝得精光,橫加毆打,打得半死,將她的手腳綁起來,拋到陰溼水溝中,該婦人慘叫良久後身死,當該小孩正在旁邊哭喊媽媽時,另一殘暴的台灣人,便用手抓住該小孩的頭,用力一扭,即將該小孩之頭倒轉背後,登時氣絕。」(《二二八調查報告》,行政院)

現在很多人出來講真話。鐘金富:「為何要掩蓋二二八屠殺外省人之真相?掩蓋真相,反而會製造更大之仇恨,更讓台裔皇民得寸進尺,成為台灣最大之亂源。……須知,即令是當時國府的高層嚴家淦先生,都無法受到軍警憲的保護,都只能選擇躲藏在台灣士紳林獻堂的家中避難,遑論當時約有5萬餘,『非高層』的國府駐台公教人員及眷屬,以及為數約1、2萬以上,來台經商、工作、及旅遊的大陸平民百姓,合計約7萬人以上,全無安全逃命的避難所。」

「二二八時,這批在全台肆虐,屠殺外省人民的台灣皇民,除了當街殺害的,還挨家挨戶搜尋藏匿的外省人,全台足足殺了10天;……直至國軍在3月10日登陸平亂,稍事底定後,這批驚恐莫名、碩果僅存的約1萬餘外省人,均紛紛趕赴碼頭,搭船逃離台灣。」

大地主之後的證言

章玉蘭:「我從小就非常注意二二八事件,從報章、雜誌、小說裡,知道很多二二八事件真相,民國50年代開始,就認定台灣人是殺外省人的元凶,也就是罪魁禍首。我家是大地主,我有一個朋友,他家也是大地主,我們都有同樣的觀點,二二八事件先是台灣人的錯,不該亂殺外省人,而且連婦女、小孩都不放過,真的罪孽非常深重,他的父親跟他說:『我們雖然是台灣人,但是不能說謊。』我自己也是台灣人,但是從小我就知道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所以我一生都在反台獨,我以消滅台獨為我一生唯一的使命,為這些台獨分子贖罪,也告慰這些冤死的外省人之靈。嗚呼!尚饗!」(待續)

#台灣 #二二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