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萬千波折,洪秀柱當選了國民黨主席;但就在她登上了黨主席的高峰後,大概可以發現,除了黨的組織重整再造之外,以中國國民黨的歷史傳承,橫亙在她前面的卻是一道更艱鉅的任務:洪秀柱必須扮演一個在結構性上能穩定兩岸關係的角色。

民進黨勝選執政後,階段性的兩岸關係進入一個高度不確定的時期,其中的構成原因不僅只是蔡英文的個人意願與傾向問題,還有民進黨與中共間長期互不信任的問題。更有民進黨本身的組織結構問題,再加上蔡英文在東海與南海問題政策不明的潛在爆炸性影響。雖然蔡英文一再強調中華民國憲法,仍無法構型出足以穩定未來台海的大陸政策。

從另一個角度看,北京在當前情勢下的對台政策,大概也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如果從當前南海情勢的緊繃和東海問題,以及亞太周邊形勢的不確定性,還有大陸內部的經濟下滑,和大陸內部的反貪腐所可能引發的潛在風暴,如果再加上兩岸架構從有「九二共識」倒退到沒有「九二共識」的情況,這種可能引爆的衝擊之大,絕非易與。

當下,如何維持住兩岸這樣高度緊張卻又不致進入到發生立即衝突的平衡點,從而不使兩岸進入一個真正衝突發生的階段,洪秀柱的功能於焉凸顯。在這樣的前景下,洪秀柱國民黨主席的角色,就具有高度的重要性。

洪秀柱現階段真正緊要,而且是在520前後就將出現的角色,應是緊守著中華民國憲法,並且以此為準則,扮演著「監察人/吹哨者」的示警角色。就長期以來,台灣的政治結構與政治發展傳承來看,只有國民黨主席能扮演這樣的角色,而且這個角色不僅是要對台灣內部示警,同時也應對外發聲。

毫無疑問,在當前的亞太局勢中,有中、美的高壓競逐,有中、日的角力,但無論如何,這都並不足以造成一個真正兵戎相見的情境,可是一旦加入台灣因素,就很可能超越臨界點,把美國、日本、中國大陸和台灣捲入一場莫名其妙的意外衝突。

民進黨勝選以來,台灣內部不理性的傾獨聲音高漲,而台灣未來向獨一端滑動的趨勢也已儼然出現,如果這一趨勢在未來日趨明顯,則中美間為避免一場沒有必要、但又可能被迫捲入的衝突,唯一的解決之道只能是採取「預防性」的政策,即是聯手在外部對台施壓以防獨,一如陳水扁時代一般。

但在台灣內部,必須要有一個願意緊守中華民國憲法的力量,一方面以本身所堅持的中華民國憲法規範,與當下台灣政治情勢做一明晰比較,以提醒、告知外界,台灣內部的情勢正在如何變化。這就是監察者、吹哨人的角色,但同時,也必須把外界對台灣局勢的看法,直言不諱地帶回到台灣內部。

這樣的角色相當不易,但如果沒有,情況將更為混亂。因為北京必將更依賴本身片面感受做為決策依據,而這種未經溝通就逕自以本身想法做決策的方式,也更容易把兩岸拖入一個前景堪虞的深淵。其實,北京對台政策中這種片面決策的傾向,自M503航道事件以來已經出現過幾回。

因此為了兩岸的階段性穩定,洪秀柱這個黨主席必須以一個監察人、吹哨者的角色,一方面把台灣的發展如實地道出,以維持美、中、台的三邊互信溝通,另一方面,她還必須把美國和中國大陸的意圖,很清晰地傳達回台灣內部。如此,至少不會因為任何一方的誤判而造成衝突。(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洪秀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