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會組成後一連串脫序問政,呈現了立法委員素質的良莠不齊現象極其嚴重。新科立委連質詢發言內容都錯誤百出、荒腔走板,有人拿國防部業務問國安局長;把大陸維安武警說成鎮壓台灣歌手;搞不清楚酸鹼度測量,還有人搞錯孫立人與郭廷亮。這樣的素質用來立法,當然令人擔心。

資深立法委員也不遑多讓,葉宜津提出「兒童及少年扶養津貼條例草案」,在沒有任何配套的情況下居然打算針對所有未滿18歲的國民,直接發放每人每月兒少津貼3000元。此案每年預算高達1500億元,葉委員不思考政府當前財政窘況、也不先進行充分的公開討論,一出手就想推動這項錢坑立法,當然引起爭議。她卻援引比利時為例堅持提案,殊不知比利時稅率世界數一數二,才有能力建構高福利社會網。立法委員如果真心想把高稅率、高福利政策引進台灣,就應該提出配套增稅計畫訂出財源,但不知道葉委員究竟是不懂得立法必須經過結構性思考與全局規畫,必須明確可行,或者根本只是隨性式作秀提案,只求媒體吸睛,不問是否可行。

新科立法委員余宛如提案要求讓3歲以下孩童可以進入議場,以利女性立委可以兼顧事業與家庭。這樣的想法當然有其正當性,可是身為立法委員卻只想在立法院解決自己遇到的問題,而不認真思考從更全面的立法角度去幫助所有的女性勞工兼顧事業與家庭,這種只圖利自己、不照顧其他國民的立法表現,同樣令人擔憂。

新科立法委員徐永明針對兩廳院究竟該不該容許表演團體在舞台上施放煙火的爭議,還未全面了解問題本質,就直接表明要修法加強外部監督機制。他完全不知道兩廳院董事會其實早已引入外部監督機制,而且董事名單廣納魏海敏等藝文界人士及施振榮等社會賢達。頭痛醫頭式立法已不可取,竟然出現頭痛醫腳式立法或修法,當然更令人擔憂了。

除了個別立法委員的立法品質不及格,立法院通過的法律也狀況不斷。先前完成三讀的行政院海洋委員會即將於7月成立,其組織納入海巡署,還加入了海洋保育署、國家海洋研究院,但是海洋保育署與國家海洋研究院法定職權尚未明定,海委會組織違反了《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第7條的規定,海委會掛牌成立可能延宕。何以如此?說穿了還是立法水準的問題。

民選代表水準不夠理想,當然不是台灣獨有的問題,但是各國早有因應策略及解方而不影響立法品質。採取總統制的美國遵行嚴格的三權分立,行政部門完全沒有立法權,所有法案都由國會議員提出,但國會有嚴密的機制與專業助理協助國會議員立法,還設有立法顧問局由法律專家負責參照國會議員的立法目的提出草案,可兼顧民意及專業;委員會也有嚴密的審查制度納入專業、草根及行政部門的意見,立法品質經過嚴控。台灣的立法委員助理欠缺專業養成制度,許多立委只找年輕、便宜的社會新鮮人,甚至學生當助理,到處抄襲法案文稿,率性提案以衝高業績。更糟的是委員會形同虛設,法案在院會或朝野協商場域以菜市場討價還價方式定案,只有政治的權錢交易卻無專業與品質的考量,造成近年立法品質江河日下。

行政部門研擬法案有一套嚴謹的研議與審查制度,也經過相關部會的交互討論,草案或許容易引起保守之譏,卻大致可以確保法案的品質與可行性。依我國憲政制度立法提案權亦主要歸屬行政院,但近年立法院經常忽視行政部門的專業意見,卻奉行立委們互相討好、互不得罪的立場,造成立法過程中各立委喊價式胡亂增刪,最後面目全非。有這樣的立法品質,台灣當然不可能進步。

日前震驚全台的隨機殺童事件,許多立委還不了解詳情就隨意提案,甚至汙名化精神病友,鬧出不少笑話。其實日本法務省早已針對無差別殺傷事件進行研究指出,這類犯人多為社會孤立者,特徵包括無業、家庭不和,及居無定所、社交不良。以上特徵顯然不以精神病為主。隨機殺人反映的是社會問題,當有完整且前瞻的思維才能完善立法。

立法是政策及制度的根本,當立法委員素質低落、立法院制度相對殘破,台灣絕對不可能進步。

#立法委員 #葉宜津 #余宛如 #徐永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