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今年2月先行對外預告,做好心理準備;或許是趨勢難以逆轉,早已司空見慣。所以3月底英國《獨立報》正式宣布轉型數位出版,熄燈告別紙張印刷,媒體界激起的淡淡漣漪,除了遺憾感慨,已不如過往發生相同事件的那般震驚。

面對數位世界鋪天蓋地的挑戰,短短不到1年,英國重要報刊的經營結構,幾乎全變了樣,只不過速度快得超乎預料之外。深度分析影響國際政經局勢的《經濟學人》賣掉了。推動國際金融資本產業的《金融時報》售出了。左派意識形態重鎮的《衛報》,計畫分3年裁減實體出版的人力。立場中性的《獨立報》乾脆關掉實體世界的窗。

除《泰晤士報》與《每日電訊報》繼續守土悍疆,曾叱吒風雲的英國名牌平面媒體,跟隨《華盛頓郵報》等知名傳統媒體的腳步,要不就轉個彎繞個路,託付給業內外的資本來切割變身,藉由跨產業的資金與資源互補,擴建異業結合互棲共生的聯網平台,延續媒體的實體本業,以時間換空間,尋求進入數位世界的定位及可行的獲利模式;要不就是退出傳統出品行列,壯士斷腕地選擇變臉,直接進入數位陣營。

英國報刊的自我取捨,再次證實當前傳統平面媒體面對的生存競爭,已從過去標榜「品質與品牌」的內容產業,轉向營運「平台與通路」的科技產業。「亞馬遜」老闆貝佐斯接手《華盛頓郵報》,破釜沉舟的要求挺進數位浪潮,穩住品牌,開發網路行動平台,經營數位社群互聯通路,新創影視影音新聞資訊內容,躍升數位媒體的資優生,成為西方媒體檢視變身的一個例證。

《金融時報》售予日本《經濟新聞》,也兼具變身與變臉。檯面上,交易案滿足《金融時報》財務虧損的需求,維持既存的專業影響力。主觀上,《經濟新聞》藉收購來融合東西方財經產業立場,提升在西方社會的話語權。檯面下,《金融時報》繼續積極發展自2014年以來,經營網路訂戶超過報紙訂戶的數位優勢,結合《經濟新聞》,以共生的新數位平台放手一搏,抗衡新興的科技社群媒體。實體出版每期銷售超過百萬,仍不得不售出的《經濟學人》,從未停止投入運營新的數位科技,不僅為體質變身,也為結構變臉準備。

對於媒體預見未來命運,西方改採進行式的「平台進化論」,取代過去推斷論定的「產業消失說」。文字載具從羊皮竹簡進化到紙張,從抄寫進化到印刷,從傳遞落差的發行派送進化到網路零時差的發布與接收。載具不斷推陳出新,唯有從平台與通路的角度反向思考「科技送報」的衝擊與價值,才有機會變身變臉。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科技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