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被問及浩鼎案對新政府的影響時,前副總統呂秀蓮表示,蔡英文的總統威望還沒有上任就受傷了,她很不捨。呂秀蓮的不捨,蔡英文應謹記,因為她點中了關鍵字:威望。

威望是國家元首成功領導最重要的資產,威望是一種「領導存摺」,存摺是變動的,存摺現金愈多代表威望愈高,改革能量就愈大,改革失敗,就像失敗的投資,會回頭折傷總統的威望,妨礙其下一波改革的能量;如果改革成功了,則像成功的投資,會增加總統的威望,為下一次改革蓄積更強的動能。

通常新當選的首長,威望最高、領導存摺現金也最高,就像一段蜜月期,是推動改革動能最強的時候,新當選的民選首長理應格外珍惜並善用「初始威望」。遺憾的是,從浩鼎案到巴拿馬文件,蔡英文家族都出現在爭議事件簿裡。雖然這個名字在各該爭議中究竟是主角、配角或路人,仍待事實釐清,但必須提醒蔡英文,到目前為止,她對這些事情的處理卻顯得消極遲鈍。

以浩鼎案為例,蔡英文在事件的前、中、後三階段的處理,都有輕忽之嫌。在事件的前、中階段,其兄蔡瀛陽主導的富鈦公司,為浩鼎原始投資人,持股一度達5300張,持股比重曾到近4%,是浩鼎的十大股東。蔡英文對此本即當有「警覺」,須以高標謹言慎行,但她卻高調地以準總統之尊,在訪問生技業時公開為浩鼎背書,縱使不以誅心論其發言有無圖利家族目的,但瓜田李下,國家元首豈能不慎,何必留下一個給外界質疑沒有做好利益迴避的話柄?

而在事件的中後階段,蔡英文面對此事的態度,又讓外界有一種「蜻蜓點水」的敷衍觀感。在事件發生後,她透過律師宣布顧及總統家人親屬利益衝突迴避,已將國內投資交付信託。其中,持有的浩鼎股票將在1年內以不影響市場方式,全權處分出清,但這並不能完全解除社會大眾對蔡英文家族特權自利的懷疑。要拔除質疑的源頭,蔡英文家族大可更大方、更到位宣布,出清浩鼎持股後,會將所得扣除成本後全數捐助公益。這才是大開大闔、嚴正自清絕無自肥圖利的正確做法。更不要說,蔡英文把信託限縮在「國內投資」,但不久後曝光的「巴拿馬文件」,其兄蔡瀛陽的名字又出現其中,再度引起外界質疑,究竟蔡家刻意排除「國外投資」用意何在?

不妨以一個「極端對照組」來對比此事中蔡英文的態度,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太太周美青向兆豐銀行申請退休,大姊馬以南、大舅子周偉奇也分別辭去中國化學製藥公司副總經理、和聯華聯合液化石油氣公司董事長。當時也有人認為失之於嚴,未近人情,但至少顯示馬英九知道元首家族的利益關係必須清楚,寧以高標自律,馬英九的家人也願意為之犧牲。同樣的,社會並沒有用馬家族的高標要求蔡英文,但蔡英文及其家族,也不能以現在這種敷衍的低標矇混。

凡此種種,蔡英文都不免給外界一種牙膏擠多少回應多少的被動消極感,爭議非但沒有因為澄清而減少,疑問反而愈來愈大。這點,蔡英文似乎並沒有從「宇昌案」中學到教訓,宇昌案雖經司法程序認定並無不法,但法律只是政治人物、政府首長言行的低標,宇昌案不佳的社會觀感,終究折傷了蔡英文可信賴感,成為其2012年敗選的重要原因之一,這一點蔡英文應該有深刻感受。威望存摺來自人民信任,蔡英文必須警覺,對涉家族事務若不謹慎處理,壞了社會觀感,將傷及民信,傷了民信,則必折損威望並影響蔡英文上任後推動改革的動能。

不管是宇昌案、浩鼎案到巴拿馬文件,在在顯示蔡英文家族千絲萬縷、錯綜龐大的政商關係,處理稍有不慎就會折傷蔡英文的執政威望。在國人極度厭惡政治人物以政勾商、以權謀利的此時,威望透支容易,民信累積困難,蔡英文要以更積極謹慎的態度,避免透支威望存摺,傷及改革動能。馬上要做的功課就是,主動積極並開誠布公,以高標實現家族自律。

#浩鼎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