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能是舊北京城牆的磚、屋頂的瓦,也能是紐約布魯克林倉庫的鐵板地,或成包覆頂光的天、被風拂動的簾,「紙壽千年,但最終可以回歸自然,不留痕跡,這也是我想要的生命的結局。」在旅美華人藝術家林延的手中,紙從承載筆墨、顏料的配角,躍升為可以自我表述的主角,向人們展露自身之美、深厚的歷史底蘊,以及豐富多變的性格。

林延 展出宣紙創作

誠品畫廊現正舉辦林延在台首次個展,涵蓋1996年迄今以宣紙為主要媒材的30多件展品,一窺20年來如何將宣紙轉化為創作主旋律的實驗歷程。

1961年生於北京的林延,來自一個知名的藝術世家,外祖父龐薰琹和外祖母丘堤是中國大陸現代藝術的先驅人物,父母林崗、龐壔分別是第一代留學俄羅斯及高等美術教育出身的藝術家,畫家龐均、籍虹是林延的舅舅與舅媽,龐銚是她的表妹,林延的丈夫韋佳也從事藝術創作。

承載筆墨 化為主角

林延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1985年林延前往巴黎高等美院繪畫材料研究室進修,後於美國賓州市布魯斯堡大學視覺藝術系取得碩士。雖擁有寫實繪畫深厚基礎,然近10年林延暫擱畫筆,選擇和紙展開「合作關係」。

在作品《致北京#1:兒歌》中,紙被彎曲成北京老建築的黑屋瓦,泛金屬光澤的小瓦釘宛如黑夜裡的星星;《致北京#4》由80片黑紙瓦和留白縫隙拼成老建築的木格窗型;《紀念碑#8》一面厚實紙磚牆源自北京老家;《市景》拓印布魯克林充滿工業氣息的粗獷鐵鉚釘;《空曲》則是現場製作,從10多公尺長的牆面裂縫裡逐漸長出紙荷葉;《天#2》是罩頂的紙黑雲,有輪胎印、飛鳥和塑膠材料等圖紋,燈管光芒從黑紙雲裡微微透著。

把懷念留在作品裡

1996年「致北京」系列的黑紙瓦,應是林延實驗紙的開端,該系列主要表達對當時北京大搞城市現代化、大拆老建築和胡同的破壞,「9年沒有回到北京老家,一下出租車找不到我家在哪,整個環境遭受災難性的破壞,我熟悉的城市文化快消失盡了」,回紐約後著手「致北京」系列,把對北京城市文明的懷念留在心裡,也留在藝術作品裡。

#老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