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第三代,「藝術」是林延從小耳濡目染、最熟悉的一件事,雖說生長在一片沃土豐饒的藝術環境相當幸運,但要在眾藝術家親人當中另闢蹊徑、建立自我的藝術語言,卻非易事,「生活和藝術是一回事,你是誰無疑會暴露在你的藝術中。」

父母都是畫家,除了考試需要的石膏素描等技巧,沒特別指導林延繪畫,「他們基本上放任,但我16歲第一次畫油畫,就畫得很好了,當時特別喜歡林布蘭、維梅爾那種樸實又優美含蓄的油畫。」

很快地,林延無法滿足於美院課堂上限定的寫實繪畫,母親從圖書館借閱德國表現主義、康丁斯基的抽象繪畫理論等現代派藝術書籍,成了林延下課後揣摩的對象,「課後自己偷偷畫些小抽象畫。」

相較繪畫系,林延說年少時更想進建築系,「可我無法把線畫得很直」,然而天生對空間的敏感度,促使林延日後跨出畫布的侷限、朝向立體空間發展。她喜愛紙張的手工感和不完美的隨意性,從一開始將紙張層層壓平像牆面、做成浮雕,到後來紙張的量體逐漸擴大、開始切入展場空間,創造出像觀賞水墨畫「可遊性」的視覺經驗。

選擇定居紐約,林延享受創作最重要的自由,而今隨著年紀增長,她的創作益發朝向「簡單」的形式,「我試著用最少的元素去表達最多的想法」,「我接受不完美的美,也不求永存的東西,作品留給人們的只是那個moment,因為它到別的地方可能會是另外一個樣子,作品會繼續往前走。」

#林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