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15日返回台灣,面對外界高度關注浩鼎案,他發表千字公開聲明,表明清白;與馬英九總統會面時,翁啟惠更進一步保證「絕無內線交易」、「絕無炒作股票」,也「無意圖做違法的事」,但翁啟惠話中有話,顯然還有需要說明的細節。

翁啟惠昨日的說明和2周前幾乎沒有太大的不同,他堅持:「或許是長久科學研究的訓練方式,讓我的思考應對方式,明顯與現實社會大眾的期待有落差。」歸納重點是:他只是一名單純的科學家,心心念念都是研究、都是技轉,在此之外的投資交易規範,他認識不多,社會對中研院院長的期許,翁啟惠也沒有太多體會,因此才會犯下「明明女兒有浩鼎股票,卻完全沒有想到要說明」的錯誤,也沒有想到浩鼎解盲失敗後,他不應該多言。

既然他的解釋和先前沒有什麼不同,為什麼翁啟惠需要延宕十多天才回台灣呢?

如果翁啟惠如他自己所言,對社會觀瞻這麼不注意,怎麼會在中研院院士陳垣崇研發「龐貝氏症」的孤兒藥、其家人投資由他的技術移轉成立的世基公司股份,涉嫌圖利而遭到檢調搜索後,訂定《科技移轉利益衝突迴避處理原則》,規範技轉並讓科學家及其家人可以享受技轉的利益呢?可見翁啟惠知道這類問題的敏感性。

其實,只要當初翁啟惠向中研院申報女兒翁郁琇的浩鼎持股,也就不會引發後續那麼多爭議了,但他為什麼不申報?是因為忘了?從翁啟惠還「代女操股」來看,他對女兒的股票應該沒有那麼陌生。

翁啟惠的保證中,「無意圖做違法的事」頗有玄機,他不說「沒有做違法的事」,只說「沒有意圖」,但意圖不能僅憑個人說詞,這有賴檢調依據事證查明真相。

翁啟惠的意在言外,埋下了更多伏流,社會需要真相,他確實不能逃避。

#翁啟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