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見信與郭乃文合作的繪本《小白》。(陳君瑋攝)
周見信與郭乃文合作的繪本《小白》。(陳君瑋攝)

毛小孩帶給現代人無限的安慰,但牠們總是比人早走一步,面對這樣的感傷時刻該如何自處?由周見信與郭乃文合作的繪本《小白》,畫下人狗的歡樂時光與生離死別,全書無任何對白,只以鉛筆線條呈現,獲得本屆信誼幼兒文學獎首獎。這也是該獎首獎從缺7年後,終於有人獲獎。

兩人的小白 見真情

周見信與郭乃文小時候都分別養過「小白」,聊起養狗經,兩個大男生彷彿回到童年的快樂時光。周見信說,「我小時候超愛狗,常把狗帶回家,但媽媽發現我身上有跳蚤,非常生氣,就把我的小白送走,沒想到7天後牠自己就跑回家,我高興死了,媽媽卻又把牠放到更遠的地方,小白從此就沒再回來了。」

聊起這段往事,周見信不禁落下男兒淚,他表示,狗對他而言是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但自己的好朋友卻被深愛的家人所拋棄,這種感覺讓人非常受傷,「我在畫這本書時非常痛苦,根本就是邊畫邊哭,感覺就像想到過世已久的老朋友。」

老翁的小黑 找到愛

周見信是台南人,台北藝術大學造形研究所畢業;郭乃文是嘉義人,輔大兒童與家庭研究所畢業,兩位相識20年,2013年合作推出的《尋貓啟事》即獲得信誼幼兒文學獎佳作及金蝶獎。

《小白》透過一位老人回憶小時候養狗的快樂日子,整個童年充滿歡笑及繽紛色彩,但這一切卻在小白發生意外過世而結束,故事的主人翁從此將心扉掩閉,數十年間不敢再養任何小動物,直到晚年遇到一隻小黑狗,人生再現姿彩。

相較於周見信對狗的愛硬生生被拆散,郭乃文的運氣好很多,家人准他養狗,所以他也陸續養了幾隻,然而狗兒的壽命卻是所有愛狗人的惡夢,因為鄉下地方沒有獸醫,狗兒若生病,一不小心就走了,「我幫牠們挖墳,親自安葬,每一次都哭得稀哩嘩啦」。

人在狗面前 不用裝

郭乃文解釋這樣的情緒表示,「人在狗面前不用假裝什麼,因此投注的感情便沒有限制。一旦失去對方,悲傷也就沒有極限。」郭乃文說周見信會跟狗說話,周笑說「我沒有」。

會不會擔心小朋友無法接受這樣的悲傷?郭乃文表示,「關於分離、死亡及悲傷,隨時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發生,其實不必刻意不讓小孩知道,相對的,分離讓我們更珍惜曾經的美好。」

默契十足的兩人,下一本書計畫以台南一棵百年雞蛋花為主角,故事將橫跨清代、日治到現代,目前他們已進駐台南321藝術聚落,打算長期抗戰,與不會說話的樹木搏感情。

#幼兒文學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