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總統馬英九前往有「小釣魚台」之稱的彭佳嶼,立下「和平東海、國疆永固」紀念碑,強調對釣魚台的主權。相較過去總統到外島宣誓主權的行動,此行更特殊的是,馬總統主動邀請民間數位「老保釣」代表共同前往觀禮;我個人也接受邀請,代表去年12月20日過世的親密戰友、畢生為保釣運動奉獻心力、死而後已的科學月刊創辦人林孝信,參加了揭碑儀式。

有關馬總統在彭佳嶼護主權的報導已經很多,本文針對馬總統邀請老保釣觀禮這個媒體比較少報導的行動做分析。

台灣社會大眾可能聽聞「老保釣」這詞,但是對「老保釣精神」卻不甚了了。「老保釣」是屬於1960年代至1970年代從台灣到美國留學的學生,他們當時在美國經歷民權運動、學生運動與反戰運動等各項社會運動蓬勃的發展,以及第三世界國家反抗帝國主義宰制、爭取民族獨立與民主政治發展的浪潮,深受其影響。因此當他們看到美、日兩國為了自身的利益,違背二次大戰時期同盟國之間達成的協議,私相授受將釣魚台的行政管理權移交給日本政府之時,從小所受的科學與民主教育訓練以及保家愛土的情感,使他們決定站出來為維護國家主權而採取積極的行動。於是,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就這麼展開。參與保釣運動的一代滿懷理想主義的色彩,他們愛國愛民、關懷世事、熱情、不計較個人得失、勇於為正義事業出錢出力,甚至犧牲學業、事業,不怕被列入黑名單,投入到與個人功成名就無關的保釣運動。可以說,保釣運動繼承了五四運動追求民主、科學、愛國、反帝的精神。1970年代保釣運動的參與者--「老保釣」們,目前散佈台灣、中國大陸、香港、歐洲及美國等世界各地,至今40多年,他們仍然為當年的理想持續堅持奮鬥著,這就是我所稱的「老保釣精神」,是很值得今天所有台灣年輕人學習與反思的。

但是,很遺憾的,「老保釣精神」並沒有被系統地傳承到台灣社會。由於當時政府基於各項政治利益的考量,不堅持保釣,對於留學生熱情的愛國行動不能理解與支持,甚至打壓保釣運動,使得許多參與保釣的留學生後來成為黑名單,長期無法返台奉獻自己的家鄉。我故去的親密戰友林孝信因為當時在保釣運動中的領導角色,成為“特黑”的黑名單之一,以致被迫在美國羈留21年;我個人雖然是在保釣運動後期投入的,也在投入之後被列入黑名單。對照40多年後的今天,馬總統不僅主動邀請老保釣參與東海主權的宣示,而且勇於堅持保釣的立場。因此,從歷史的角度,馬總統的行動展現一個政府層次的飛躍,十分值得肯定。這個行動也是對「老保釣」過去被政府打壓的一個平反。我們也期待新、舊政府從此能讓台灣社會重新了解保釣運動、將「老保釣精神」再度注入台灣社會、使之成為台灣社會的一個新元素。

保釣運動的另外一個重要精神是反對霸權主義。近年來,這個「老保釣」世代最關心的議題,已經從保土愛鄉的台灣角度擴及到對全球與東亞和平安全的關注上。「老保釣」們非常擔心,今天日本極右翼政治勢力日益抬頭,日本已經片面解除集體自衛權的武裝限制,宣布釣魚台國有化,並且駐軍琉球最南端、與台灣只有涉水之遙的與那國島,更迎合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企圖插手南海問題,惡化該地區安全形勢;東亞與全球和平都遭到嚴重的挑戰,台灣更可能最先面臨日本軍國主義擴張的威脅。因此,當馬總統今天在推動東海和平倡議時,「老保釣」們認為,台灣更要時刻警惕當前全球極右翼勢力擴張對於人類世界的威脅。全台灣的民眾應該效法「老保釣精神」,拋棄黨派的立場與政治利益,團結起來為維護台灣的安全與東亞及世界和平共同努力。

(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公衛所兼任教授)

#台灣 #美國 #保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