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五角大廈公布的《2016年中國軍力報告》,在台海部分,表示美方維持基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的「一個中國」政策,「反對台海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也不支持台灣獨立。」這是時隔9年後,美方在年度「中國軍力報告」中重提「不支持台獨」,此舉除了具有警告台灣新政府的作用之外,也顯示美中兩國針對台獨議題上已取得共識,而有共管台灣的高度政治意涵。

台灣新政府高調表示要國防自主,不但揚言「國機國造」與「國艦國造」,更強推「潛艦國造」;但是在美中共管台灣的大環境下,台灣新政府如何突破美中兩國所設下的條條框框,而有效推動國防自主的各項計畫?

在推動國防自主的過程中,我國不免會向美國採購武器或要求技術轉移。但在美中兩國已認定台灣新政府台獨屬性的情況之下,我國向美國採購武器或技術轉移恐怕更困難。

由於陳水扁政府2007年,力推「入聯公投」;因此,不僅陳水扁政府向美國申購的F-16C/D戰機為美國國務院否決,而且我方參加美方主導的F-35隱形戰機先期研發計畫的申請案也為國安會取消資格,造成我國今天無法優先承購F-35戰機的後果。

「國機國造」當然值得鼓勵,但也要衡量各種可能的變數,經過綜合考量後,就要下定決心,義無反顧。

變數之一就是一旦我國投入龐大人力、物力與資金發展先進戰機成功,但若美國提供更先進款式,我方是放棄自行研發戰機,還是接受美製新機,抑或像以前一樣兼容並蓄?

變數之二是我國發展「經國號」戰機袖珍版教練機成功,即使性能不俗,但能否從發展袖珍版教練機的經驗,進一步發展成放大版先進戰機,傲示同儕?

變數之三是即使我國成功研發教練機或先進戰機,並進行量產,但在當前特殊國際環境下,能夠成功地將教練機或戰機大量外銷,以減少成本?

類似的變數也可能影響到「國艦國造」的未來發展。無論就外觀設計、性能與火力來說,「沱江級」飛彈砲艇都絕對是一項重要標竿。未來海軍能否積累建造「沱江級」與其他軍艦的經驗,生產更大型的巡防艦、快艦與飛彈驅逐艦,仍有待時間考驗。至於未來能否打開國際市場,透過外銷培養國防自主工業,將是更嚴峻的挑戰。

至於「潛艦國造」,未來挑戰當然更大。潛艦在建造完成之後是令人畏懼的戰爭利器,但卻需要多面向與多層次國防科技與高科技產業的配合,才可能建造成功。

澳大利亞捨日本「蒼龍級」潛艦而選擇法國「梭魚級」潛艦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國大陸較為忌憚日本將「蒼龍級」潛艦銷售到包括我國在內的亞洲國家。這也意味著,在美中兩國共管台獨議題的大格局下,除非華府準備和北京翻臉,美國將不會鼓勵日本出售我國潛艦或將製造潛艦技術轉移我國。

要打破美中兩國共管台灣的各項限制,台灣新政府光是與美國建立互信是不夠的。要想突破重重限制,只有同時與美中兩國建立互信,才有可能發展可長可久的國防自主工業。(作者為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系教授)

#政府 #中國軍力 #國機國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