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腦進入航空業,飛行員工作的本質、艱苦程度和學習內容都發生了變化。正如我們看到的,軟體程式接管了飛行過程中的所有控制,飛行員擺脫了手動操作。這種任務的重新分配帶來了巨大的好處,它減少了飛行員的工作量,使他們能夠更加關注飛行過程中思維認知層面的問題。但是,這需要付出代價。飛行員的心理認知能力會退化,當需要飛行員手動操作時,他們會對某些關鍵場景感到陌生而無法正確操作。

更多的證據表明,近來自動化的不斷發展,也會威脅飛行員的認知能力。愈來愈多先進的電腦取代了人類,開始參與計畫和分析工作,例如設計和調整飛行計畫。不只是在手動操作方面,在心理認知上,飛行員的參與度也在下降。圖像識別的準確性和速度需要規律的訓練。面對快速變化的情況,飛行員的理解能力和反應速度變慢了。在思維和手動技能方面,飛行員都出現了艾柏森說的技能退化。

飛行員並不是沒有意識到自動化帶來的負面影響。他們對讓渡責任給機器一直抱持謹慎態度。一戰期間,飛行員對自己在空戰中操縱飛機的能力頗為自豪,對斯佩里花巧俏的自動駕駛技術絲毫沒有興趣。1959年,最初的水星太空人對NASA將手動控制器從太空飛船上移除的計畫表示抗議。但是現在,飛行員的關注更加急切。雖然他們對飛行技術的巨大成果表示讚賞,也承認自動飛行技術在安全和效率上具有優勢,但他們擔心自己的能力會被削弱。

作為研究的一部分,艾柏森對客機飛行員進行了調查,詢問他們是否「感覺他們的飛行能力因飛機高度自動化而受到了影響」。超過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技能已經退化了」;只有少數幾個人覺得他們的技能得到了提升。

2012年,歐洲航空安全局對飛行員進行了一次調查,發現確實有許多飛行員存在類似的擔憂,百分之九十五的飛行員表示自動化會影響「基本的手動飛行能力和認知技能」。聯合航空公司的資深機長羅里.凱(Rory Kay),最近才卸任飛行員協會首席安全官一職,他對航空業正在經歷「自動化依賴症」表示擔憂。在2011年接受美聯社採訪時,他直言不諱:「我們忘記了如何飛行。」

(摘自本書第三章)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