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豬進口的議題向來牽動國內的敏感神經,主要有以下的考量:一、食品安全:美豬中「萊克多巴胺(瘦肉精)」含量多寡成為全球關切的重點。固然美國經常引述國際動物標準機構(OIE)對美豬瘦肉精含量對人體無害的加持,並宣稱該認定為具科學的客觀指標,但是國際貿易的談判上,尊重各國政府與民間對於瘦肉精的容忍度,尤其對於幼童飲食安全的健康指數之關切,仍然司空見慣。

二、保護國內豬農:過去我們逐步謹慎開放美牛時,特別提出「牛豬分離」的前提,美國深刻且清楚地理解雙方畜牧產業中,牛肉市場大抵上為互補,而豬肉市場則有競爭之態勢。即便我國樂意開放牛肉,並不代表美豬可以比照為之。

三、參與雙邊與複邊協議的門票:美國的談判代表過去常以「切香腸」的談判伎倆,對我國提出「先決條件」的門檻,例如表示想談《貿易與投資架構協議》(TIFA),就必須先處理某些美國「關切」的議題。台美關係的緊密與微妙的程度也左右著我們對於美國「予取予求」的縱容,並且對於「包裹式」的「有取有拿」談判經常不得其門而入。

身為負責任的政府,對於以上三個核心問題,必須適時提出政策上的宣導與策略的布局。就食品安全而言,消費者得以辨識食品標籤,選擇採購與否之前,政府對於食品成分當然應有正確的說明。就捍衛豬農權益的過程中,也必須明確評估開放美豬的利弊得失,是否瓜分或是擴充我豬農在雙邊以及未來多邊的利益,進而確保市場開放的互利雙贏。

既然參與TPP成為我們的口頭禪,自然有人堅持我國參與TPP的門票就是美豬。對我國而言,這不僅犯了談判的大忌而「出師未捷身先死」,也彰顯了我們對於TPP發展情勢的缺乏認知。美國大選前的每一位總統候選人為了討好民眾,對於TPP當前的內容都是口誅筆伐,這顯示對美國而言,TPP條件仍不夠好,以後還得重啟談判。至於日本的國會議員也表示由國內政治議程看來,2017年底以前並不可能完成國內立法的批准。至於美、日兩國之外的其他10個成員更有許多不確定的因素。

此外,TPP12國成員當前達到的共識中,並未把台灣列入第二輪的准入會成員考量中。其中雖有魚目混珠、聲東擊西的模糊策略,但也不乏對我傾吐真言的夥伴,指出兩岸關係以及大陸未來的參與也是重要考量的關鍵。我國不宜採信某少數政客似是而非的論述,陷我國經貿利益於不義。否則自稱「談判高手」的新政府未來將不只是情何以堪而已。

台、美談判的情境事實上是美國最大的利基,一方面在於以「堆積木」的方式,吸取可行的利基,一方面是創造新貿易遊戲規則的先導,以防範競爭對手的契機。我國的經貿談判之自我定位必須務實面對,以免賠了夫人又折兵。

(作者為方外智庫創辦人暨執行長)

#美豬 #美國 #TPP #開放 #瘦肉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