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6月9日)凌晨2點,日本首相安倍在睡夢中被搖醒,幕僚告訴他釣魚台中、日毗鄰的海域發現了中國的驅逐艦。更讓日本震驚的是,不久前,8日晚上21點50分,3艘俄國驅逐艦也進入久場島(黃尾嶼)與大正島(赤尾嶼)之間的相關海域。

這是日本海軍出現在釣魚台海域的第1次,也是中、俄海軍同時出現的第1次。在日本正想拉攏俄國改善關係之際,中、俄同時出現釣魚台海域當然非同小可。日本外務省亞洲太平洋局局長石兼公博在1點15分就對中國駐日公使劉少賓提出抗議,2點鐘更升高層級,由外務省次官齋木昭隆召見中國大使程永華表達抗議。安倍自己則當下做了危機處理的指示。

面對中、俄同時進到釣島海域,日本採取了差別對待。因為安倍9月還想訪問俄國,所以對俄國只是提醒注意,但對中國則強烈表達抗議。俄國官方對事件的解釋是輕描淡寫,表示所行經的是公海。中國國防部新聞局也表示釣島是中國領土,日本無權抗議。說明之後,還祝中、日兩國人民「端午安康」。美國則沒有特別緊張,表示艦艇是在公海航行,因此不做特別評論。

這樣看似輕鬆的虛驚一場,後面卻有戰術與戰略的深層目的。就戰術面而言,中國大陸明顯是劍指東海,意在南海。東海和南海的衝突是否可以切割?過去我們研究南海和朝鮮半島危機,就在看這兩邊的衝突會不會相互影響?比如,美、中在南海的劍拔弩張,會不會影響兩國在東北亞朝核問題上的合作?或兩國在朝鮮半島的合作,會不會外溢到南海,緩和兩國的衝突?結果發現中國是將兩者切割的。南海的劍拔弩張,和兩國在朝核問題上共同制裁北韓,互不影響。那東海與南海呢?

日本是想讓兩海相連。所以最近我們發現日本在南海問題上相當活躍,除了在G7會議上關切南海外,防衛相中谷元6月4日更在新加坡表示要幫東南亞國家建造防衛力量。日本是以對中國海上擴張感同身受的態度,介入南海議題幫腔助拳。中國則警告,日本是南海的域外國家,若美、日在南海聯合巡航,中方定不會坐視。因此這次中、俄軍艦聯合進入釣島附近海域,自有敲打日本的意味,提醒她東海問題尚未解決,切莫輕舉涉入南海生事。東海、南海不管相不相連,都是相互影響的戰術槓桿。

就戰略面而言,那就更有多重的算計。美、日、印3國20日將在日本佐世保舉行年度演習,中、俄在9日就一起在東海海域出現,自有向美、日、印示威的目的。俄國最近總覺外界對她充滿敵意,不只因兼併克里米亞所遭受的經濟制裁尚未解除,美國又要在東歐部署飛彈防禦系統,並進入黑海與北約一起演習,更讓俄國大為緊張,因此向中國靠得愈緊。這次兩國軍艦若有似無地一起進出東海,就是最好的證明。而這也可為普丁即將進行的中國之行,累積談判的籌碼。和前面日本放俄國一馬對照來看,不管是安倍訪俄或即將到來的普丁訪中,軍艦進出原來都是籌碼。

其實陸權與海權的對抗只是觀看國際問題的一個面,敘利亞內戰要解決,美、俄終究還是要合作,那時被排除在外的可能就是中國。於是敘利亞和南海,兩個議題切割或相連,又成為一個利益交換的棋局。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