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蔡瑋老弟

中國文化大學教授蔡瑋。(本報系資料照片)

雖然有家人親友的陪伴與鼓勵,自己也有抗癌到底的決心,但還是不敵病魔的折騰,蔡瑋終於離我們而去。

去年夏天就覺得蔡瑋有些消瘦、憔悴,提醒他,總說是運動減肥的結果。後來抱怨腸胃不是很舒服,開始節制飲食。一天突然接到他的電話,說:剛剛去醫院看腸胃科,檢查的結果好像是胰臟癌。他有點淒涼地說:「老師,我可能提早畢業,要和你們說再見了。」

此後蔡瑋開始了辛苦的求醫過程,從台灣到大陸,從西醫到中醫,從順勢療法到民俗療法,但始終不見起色。5月中旬一個晚上,接到秋娥電話,告知蔡瑋已因腫瘤太大,將十二指腸堵塞,不能進食,還不斷嘔吐,住進萬芳醫院。蔡瑋原本同意做十二指腸繞道手術,至少能進食,增加抗癌的體力,但是後來他又放棄了。從5月中旬到6月中旬,1個月中去看了他許多次,覺得他的生命正一點點流逝,醫生都束手無策。

蔡瑋住院後,朋友都嘆:斯人也而有斯疾也!不勝唏噓。蔡瑋是一個正直的人,為人剛正不阿,疾惡如仇。他的專長在國際與兩岸關係,無論是在研究或教學上,都十分用心。生性活潑積極,與駐華外交人員與國際媒體交往頻繁,維護中華民國利益不遺餘力,對台獨分離主義更是決不容忍。他最大的心願是追求兩岸的統一,甚至在病榻上,猶叨念著時局,其執著可見一斑。

1995年1月,我赴張家港參加兩岸一個小型座談會,在那趟旅行中結識蔡瑋。猶記在上海出關時,蔡瑋緊張地跟我說:張老師,收好你的護照,馬上共匪就要檢查台胞證了。蔡瑋的話被海關查驗證照的人聽到了,後者也不失幽默地說:別緊張,不過就是共匪遇到蔣幫罷了!大家哈哈大笑,化解了幾許尷尬。

此後,常常和蔡瑋在兩岸學術會議上碰頭,因為理念相同,格外投契。蔡瑋與我弟弟同年,我也拿他當弟弟看待。蔡瑋十分重視子女教育,記得他好像在1995年送一兒一女赴美就讀,當時兩個小孩都還小,住寄宿學校,負擔不輕。我曾問他,他們夫婦在台灣教書所得,怎麼能供養得起?他總是笑笑。但我知道他那麼積極到處寫稿、開會、兼差,都是為了兒女。

蔡瑋一生最大的痛,應該不是自己罹癌,而是兒子逸儒的早逝,白髮人送黑髮人。那幾年,蔡瑋常常提到弟弟就不能自已,悲懷難遣。他誇兒子英俊聰慧,痛惜其英年早逝。這幾年提起的次數少了,但只要看到他仍常常以蔡逸儒的筆名發表文章,就知道他心裡的傷痛仍在。

好在還有懂事的女兒孟潔,雖然遠在美國就業,畢竟是蔡瑋與秋娥的精神支柱。提起女兒,蔡瑋常常得意地說,這個小妮子,現在每月薪水比我們夫婦兩人加起來還多很多。以女為傲的神態在話語中顯露無遺。每年兒子忌日,他們夫婦倆都赴美與女兒團聚,探視陪伴亡者,父母子女的關係十分堅實。

蔡瑋臥病期間,秋娥悉心照顧,無怨無悔。病人不舒服,難免鬧性子,秋娥總是默默承受。孟潔說爸爸只敢對媽媽這樣,不敢對女兒大小聲,是柿子撿軟的捏。其實他不懂爸爸在最痛苦無助的時候,除了對媽媽,還能對誰耍賴使性?

蔡瑋一生,也許談不上轟轟烈烈,但是有情有義,俯仰無愧。他是一個有為有守的公務員、認真研究教學的好老師、熱愛國家民族的好國民、盡責的先生與父親、可以深交談心的好朋友。他雖然先走了,但只要仍活在我們心中,就沒有走遠。(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