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歡跟父姓或母姓?」,朱雅君因父母離異,從小跟著媽媽生活,接觸是外公外婆、舅舅、阿姨,與父親完全沒聯絡,2010年民法修訂,成年子女姓氏可自己做決定,她立即改從母姓;她說,改母姓是從小到大的渴望。

高市社會局與婦女新知協會24日舉辦「歡喜從母姓」座談會,多位子女或自己從母姓當事人分享經驗。

26歲朱雅君說,從小由媽媽帶大,改母姓是理所當然,當她20歲成年馬上改母姓,完成心願。

彭渰雯的丈夫溫炳原也分享兒子從母姓經過,他說,妻子懷孕時正好民法修正通過「夫妻約定從父或母姓」,妻子徵詢他意見,希望讓肚子裡小孩從母姓,一切順理成章。

不過,出身客家庄的溫炳原說,當初父母、岳父母聽到孩子要從母姓驚訝多於認同,父親甚至有「莫非入贅」疑雲,岳父母還擔心女兒會被人說成大逆不道、慫恿丈夫挑撥和諧壞媳婦。

他強調;父母能接受孫子從母姓真不簡單,孩子從母姓後,父母反受到客家朋友肯定,就是「阿公阿媽當登真(客語「進步」之意)」。

蔡順柔生3位子女都從母姓,孩子父親從頭到尾同意,他認為,姓誰的姓都一樣,仍然是「生父」,永遠不會變,在戶口名簿上登載是生父「認領」。